雷絲塔

【一拳 杰埼】尋

 

原作:一拳超人/一击男

 

作者:雷丝塔rastar

 

配对:杰埼  分级: R18

 

警告:神逻辑,普通人AU。

 

 

杰诺斯在森林里游荡,他遇到了一只熊,弄丢了所有存粮和指南针,反正他也只剩下身上这些,置身繁华人群之中,亦无留身之处,杰诺斯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寻找的是什么,但他心中总是有个声音催促他出发去寻找。

 

然而他却不知道要寻找什么,启明星亮起却不知遥指何方,未来路晦暗且险阻,然而希望却不知何处。

 

森林里很安静,只有雪落到针叶林上发出微弱的窸窣声,但杰诺斯从中听出了一个规律的声音,啪框啷,是劈砍材火的声音,一斧到位没有任何的停顿,听得出来是熟练活。

 

杰诺斯朝着声音来源走近,是一个男人,是一个肌肉强壮但肤白胜雪的男人,他没有头发,这使得一切像是个怪诞的童话故事。

 

那个男人赤裸着上半身,即使飘着雪似乎也感觉不到寒冷,雪花落在他身上很快凝成汗珠,沿着肌肉间的沟壑滴落到地上形成一小摊水渍,他动作流畅,有种舞蹈的韵律。

 

杰诺斯看着他,听着劈材的声音,如秒针那般规律,杰诺斯站在树丛里看着那个男人,这很奇怪,他居然会因此入神。

 

「看够了吗?看够了就过来吧。」那个男人放好最后的木头说,杰诺斯依言走过去。

 

「我叫埼玉,你在附近扎营?这么冷的天还出来露营的人还挺少见的。」埼玉弯腰整理柴薪时撇了这个登山客一眼,看起来像天生的金发,不会是外国人吧?

 

「我是杰诺斯,刚刚被黑熊攻击了,帐篷和食物也被抢走了,所以如果方便的话请收留我一晚。」杰诺斯说明情况。

 

「耶?黑熊,森林里没有熊啊?你该不会遇到我养的狗了吧?」埼玉开玩笑说,同时招呼杰诺斯进屋,这间森林中的屋子是栋古朴的和风平房,入口玄关走廊都是木地板的,房间里则都铺了塌塌米,屋子里看起来还挺整洁的,不过也有可能是为东西不多的缘故。

 

起居室的中间有个正在燃烧的火坑,把整个房间烘的暖洋洋,杰诺斯一进房间就感觉重生了一样,应埼玉邀请在火坑边坐下,他脱下手套靠近火坑暖手,虽然有手套,但是在室外太久还是有些冻僵了。

 

「我不确定,不过应该没有那么大只的狗吧?更何况他还有六只眼睛,应该是变异的熊吧?」

 

「六只眼睛?喔,不,还真的有可能是波奇,告诉牠多少次不可以抢登山客东西了,我去帮你拿回来,你等等。」埼玉有些懊恼地说。

 

「不用麻烦了……」还等不及杰诺斯讲完客套话,埼玉站起身向庭院走去。

 

「波奇!快过来!」埼玉打开通往院子的拉门大声吼道,连住宅旁针叶林上的落雪都因此而洒落,几乎是同时远方传来大型动物奔走脚步声,过没多久杰诺斯就看到那只”熊”的真面目。

 

那是一只有着六只眼睛的巨大黑狗,牠正叼着杰诺斯的登山包并且向埼玉低头讨摸摸,埼玉一点也不怕这个庞然大物,而是摸了摸牠的头,而在杰诺斯面前凶恶的巨犬,在埼玉面前则是乖得像是小猫咪一样。

 

「波奇,你是不是拿了人家的包?」埼玉问,波奇的六只眼睛往杰诺斯的方向看,随后像是知道自己做错事了低下头,六只眼睛水汪汪地望着埼玉,杰诺斯觉得自己在里面看到一丝求饶。

 

「快点把人家的包拿回来,没有下次了。」埼玉在波奇的额头上弹了一下,波奇噎呜了一声,转身跑回森林,过没多久就咬着杰诺斯的包回来了,埼玉接过包递给杰诺斯。

 

「谢谢。」杰诺斯真诚的说,他也没料到包还可以拿得回来。

 

「不会啦,是我比较不好意思波奇有时候就是太皮了,快看看东西有没少吧?」埼玉不好意思的抓抓头。

 

「只是粮食不见了,其他没有事。」杰诺斯低头检查包,发现只是一些饼干干粮不见了,还有多了一些结冰的狗口水外,严格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

 

「真不好意思,波奇给你填麻烦了,今晚就住我家吧。」埼玉坐回火坑旁,火坑上悬挂着一锅汤,虽然盖着木盖子还是听得到水滚的咕噜声,埼玉把盖子打开,甜美的蔬菜高汤的味道立刻充满了小屋,杰诺斯深吸一口气,觉得好像活了过来,禁食许久的肠胃也苏醒,立刻发出声响彰显存在感。

 

「我自己弄的杂煮,吃一点吧。」埼玉装了碗杂煮给杰诺斯,杰诺斯接过热腾腾的汤,汤是温暖的奶白色,应该是跟大骨一起熬了很久,还有红白萝卜载浮载沉,交织成最温馨的景色。

 

接过埼玉递过来的汤匙,杰诺斯开动,汤里有马铃薯和煮的软烂的大白菜,食材都被煮的入口即化,杰诺斯稀哩呼噜地快速的喝掉一碗,拿着空碗望着埼玉。

 

「不用急啦,吃慢点,厨房还有荞麦面,我去拿一下。」埼玉被杰诺斯小狗狗似的眼神弄得哭笑不得,埼玉起身去开电视,电视正在播放着跨年必播的红白歌唱大赛,正在播放吹雪组的表演。

 

埼玉荞麦面拿来,杰诺斯道谢接过,看着简单清爽的荞麦面,杰诺斯突然觉得有点想哭,去年这个时间他是和家人在一起的,然而今年却只剩下他一人。

 

原本在看节目的埼玉听到杰诺斯安静下来了,转头看到他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

 

「我说,虽然吹雪唱得没有我好听,但也没难听到笑你哭出来吧?」埼玉有些困惑的问。

 

「不是,我只是……我只是觉得荞麦面太好吃了。」杰诺斯收拾下自己的情绪后说。

「喔喔,当然啦,毕竟是我自己做的吗!绝对好吃的啊!」埼玉开心的说同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或许是这个笑容感染了杰诺斯,杰诺斯也觉得没有那么难受了,他的父母也不会希望他一直耽溺在悲伤之中,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虽然不热络,但却让人感到舒适,终于节目来到尾声,今年是龙卷来压轴,在她唱完后节目就结束了。

 

「今年”神秘嘉宾”没有上场吗?」杰诺斯有些奇怪的自言自语,那个神秘的男歌手每年都会压轴,他们家最喜欢的就是神秘嘉宾的歌曲了。

 

「没有,每年都这样太无聊了吧?」埼玉打了个哈欠说,「泡个澡再睡?」他站起来问,杰诺斯自动自发地将碗盘收到厨房洗净,听到埼玉的提议点头同意。

 

浴室是桧木的造的,一到门口就能闻到芬芳的木质清香,有些低调奢华的感觉,浴池已经放满了热水,浴池比不上外面的浴场,但也比一般的小家庭大得多,两个成年人刚刚好,两人简单冲洗过后便进入浴池。

 

埼玉发出舒服的呻吟,惹得杰诺斯侧目,埼玉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啊,杰诺斯赶紧坐下掩饰他的反应,这太失礼了,幸好埼玉似乎没有注意到。

 

整个泡澡的过程中杰诺斯都在猜想埼玉到底是做什么的,他的肌肤白皙但却健壮,虽然很有力但实在不像是做工的人,但说是用脑的工作也不太像,毕竟是动脑的工作又为何住在这种深山老林,杰诺斯实在猜不出来,索性也放弃去猜了。

 

突然间埼玉起身坐到一旁的小凳子上,将放在一旁的搓澡巾交给杰诺斯让她帮忙搓背,杰诺斯也离开浴池坐到矮凳上,面对埼玉肌肉线条分明的背脊让他又有点蠢蠢欲动,杰诺斯赶紧动作。

 

洗完澡时间也晚了,埼玉便拿出铺盖铺在火坑旁,没一会被窝便被熏的暖洋洋的,杰诺斯躺进去完全不想起来,埼玉关了灯,只剩下火坑余烬中的点点余火在黑暗中闪烁,杰诺斯盯着那微弱的火光一扫之前失眠的问题,没一会就陷入梦乡。

 

杰诺斯从梦中惊醒,火坑余烬尚且温热,却不足以保持温暖,杰诺斯感到很冷,不由自主的向身边的暖源靠近,埼玉也因此被吵醒。

 

「太冷了吗?过来睡吧。」埼玉半睡半醒间朦胧的说,杰诺斯听话的滚到埼玉的铺盖上,埼玉身上真的很温暖。

 

应该是由杰诺斯开始的,但埼玉也未曾反抗,一切都像是一场甜美荒唐的梦,肌肤的接触和耳鬓厮磨,杰诺斯舔拭埼玉的喉结,下午看到汗液滴过的优美颈项现在则在他的唇下微微颤动。

 

他们互相探索着彼此的身体,杰诺斯深深为埼玉健美的身材着迷,好似闪耀的生命火焰在他面前舒展,埼玉回过头有些困惑的眼神让杰诺斯彻底放下心防。

 

当两人结合为一时都觉得不可思议,他们都不是随便的人,但却在看到对方的同时感到无比的契合,没人可以解释这种感觉,就好像第一眼看到对方就知道”就是他了”。

 

当交缠的舞结束之后,两人相拥而眠,杰诺斯好似彻底平静下来,长久以来盘踞在他心中的焦躁好像不药而愈了,或许他已经找到了他想要的。

 

「埼玉…老师。」杰诺斯在睡梦中呢喃,睡梦中的埼玉似乎听到了,将杰诺斯抱得更紧一些,他不会再放手了,再也不会。

 

 

+++

 

后记

啊哈哈,老师是神秘嘉宾没错,莫名其妙变成歌手AU了XDDD

为了避免没看懂,大致上是英雄老师和小杰在上辈子分别死掉了,而小杰这辈子一直无意识的在寻找老师,最终找到了的故事。

 

接下來要考研究所所以要閉關到4月底喔,大家不用太想我XDDD雖然我會很想大家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