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絲塔

【特傳冰漾生子】鋒起雲湧-第四章、抢七(上)

【特傳冰漾生子】鋒起雲湧-第四章、抢七(上)

序、學長你怎麼了?   (一)        (二)       (三)

人物介紹、親愛的你失憶了?   (一)       (二)       (三)

第一章、轉學生 (上)  (下)

第二章、初吻大作戰  (上)  (下)

第三章、學院大賽再開!(上)  (中)  (下)

+++

第四章、抢七


现在我在第二轮比赛的会场,更准确的说是第二代表队的比赛会场的观众席,我是来看学长他们比赛的,因为他们在上午,而我们的赛程是在下午所以没有冲突,话说回来,上次的败部赛是阿利学长一个人秒杀人家喔,好像是对…对奇雅的样子吧,算了炮灰不重要。 

拉回正题,今天和学长他们打的也是老对手,巴布雷斯学院,就是雪国的登丽他们那支队伍,不过除了登丽和她搭档绯希儿外都是不认识的新人,共三女两男,全部人除了绯希儿是黑袍,其他都是紫袍,看起来平均实力不错。

不认识的那个冰蓝色头发女孩子娇娇小小的,脸都还没有我巴掌大,是个看起来像小学生一样的可爱萝莉,男队员是褐毛和黑毛,褐毛那个看起来痞痞的,脸上戴着不正经的笑,眼睛小到像是一条线。黑毛的男子则是绷着一张脸,他看起像是印度那边的人,皮肤偏棕色,在巴布雷斯的白肤色队伍里看起来格外显眼,不过也许是混血吧!长得还蛮帅的。时间接近比赛开始了,播报员出现在舞台上。

「欢迎大家来到第二轮比赛的会场,我是今天的播报员珊多拉!好啦,先来宣布一下今天比赛内容和规则,请大家注意听喔!」珊多拉欢快的拍打着金属翅膀,一手握着麦克风,一手指向了大屏幕。

「今天要比的团队默契,也就是:篮球的抢七,不过这是简化版本的,所以顾名思义就是先抢到七分或以上的分数则该对获胜,但是如果只有这项还有什么可看性呢?没错,大会这次增加了两个特别规则:主场性质和星。」屏幕上出现了相应的规则说明,除了通用文还有中文翻译咧,真贴心。

珊多拉高举着一颗漂亮的水晶球,外面透明的,有一点细细的雕纹,里面放了一朵水晶做的花,看起来蛮精致的,大约篮球的大小,该不会就是这次的篮球吧?不小心打破怎么办啊?我不禁想。

「搞什么东西啊,要是本大爷不小心打爆那颗球怎么办?」坐在我右边的五色鸡将手背在脑后,不正经的说。

「那我只好不小心打爆你下面两颗啰!」坐在我左边的小锋微笑道,威胁,这是赤裸裸的威胁,我不禁夹紧双腿,连丹恩都有一样的动作,莉莉亚微微一哼有些脸红的样子,这威胁太可怕了,我一点不怀疑小锋会说到做到,我一阵恶寒。

「主场性质就是赛场上的各种性质,例如永冻冰川、火山熔岩、迷雾森林等,随机选取,每场比赛只会有一种主场性质,但是这不是地形的改变喔!而是直接连接到该位置,所以那地方的特殊属性也会如实呈现。」珊多拉突然有些严肃的说。

「再来介绍星,星就是由大会从两队各选出一人,该名队员为特殊人员,另一队选手不得直接攻击,若是有对方主动攻击星则直接判输,星投进一球为两分,其余人员投进一球为一分,但是场上的各种生物都有可能主动攻击星,请各位星要特别注意!」这规则被改的好像陆地版的魁地奇喔!照这样来看只要让星去投球,连投个四次就赢了啊!好像有漏洞可钻的样子。

「好啦!现在请Atlantis第二代表队和巴布雷斯学院的选手们请站上传送阵。」珊多拉指向两队前方的一个传送阵法,当两队人员都进入后,整个武斗台开始发出微微的光,然后迅速闪过各种地型画面,随机传送吗?看起来挺好玩的。

「他为什么要和那些贱民比赛,本王子不好吗?」一个熟悉的欠扁声音在观众席爆发,受到众人的瞪视后,又被他两旁的随从拉坐下,这位摔倒王子先生,借问你是学生吗?不要说出这么没大脑的话好吗?还贱民咧!人家王建民和他的靠瓦拉在美国打球好吗?

不过摔倒王子你这个性不改,阿利学长是不可能喜欢你的。真是的,他到底来干吗的?闹场吗?我看到场上阿利学长的表情扭曲了一下,但很快的又恢复原状。

阵法最后在一个银白的世界停下:永冻冰川,好大的场地,我不禁啧舌,看起来有四五个足球场大耶,而且各种地型都有,有冰山,有海洋,还有断崖,当然也不缺乏地下冰窟,随着屏幕的镜头快速移动,我还看到有些北极才会看到的北极熊啊,海豹啊,之类的动物。

这个场地对两方都算有利啦,毕竟我们这边有冰牙族的学长,对方是雪国的人,看起来蛮公平的,不过在永冻冰川上面是没有篮球线的,那大概就是要自己去找篮框的意思?谁知道你们的篮框长怎样啊!

就在我内心吐潮的同时,屏幕上用整个场地的透视图显示出了双方篮框的位置,第二代表队的在冰川的地下冰窟中,登丽那队的篮框在冰山之上,有必要那么极端吗?一个地下一个天上,真怀疑下一场的篮框会在哪里,不会是食人花的肚子里吧!宣布完篮框,接着就宣布星是谁,学长他们星是莱恩,巴布雷斯的则是队长登丽。

「比赛开始!」珊多拉把球抛上两队中间的半空中,好像海滩排球,话说,篮球的开球式不是这样的吧!我已经无力吐槽了,火星人的篮球我还能有什么期待?

球抛出去的一瞬间,学长马上冲到空中将球拍向阿利学长的方向,耶,好像有什么亮亮的东西飞过去,可是阿利学长有接到球啊?我看错了吗?眨了下眼,不管了继续看比赛,没有抢到球的登丽他们也没有生气,不过是略过学长直接向阿利学长他们放岀雪龙攻击,刚出手就是大绝招这样好吗?

阿利学长当然不会傻傻的站在那等着被杀,他利落的闪过攻击,将球传给不远处夏碎的学长,其中没有任何的阻挡,这时登丽他们才醒悟过来,这可不是打到赢的比赛,而是要靠团队默契得胜,原本聚在登丽后面的巴布雷斯的众人分散开来,想要个别防守学长他们。

就在巴布雷斯慢半拍的动作下,学长他们已经往冰山的方向冲去,蓝发萝莉看情势不对,在往冰山的路上制造了暴风雪,不得不说,我觉得这有点弱,我怎么觉得等会学长会下冰雹回击呢?我在心中默默的吐舌。

喔,我错了学长直接向人家小萝莉丢了冰柱,要不是后面那个褐毛痞子实时把小萝莉往后拉,估计她现在就成为刺猬了。

褐毛痞子闪电般出现在夏碎学长身前,亮晃晃的短刀就要往夏碎学长身上杀去,夏碎学长唤出冬翎甩,先是将短刀给打掉了,将褐毛痞子的手臂给扭到他身后,响亮的喀啦一声,夏碎学长直接把褐毛痞子的手扭到脱臼,但褐毛痞子却诡异的一笑,印度帅哥突然出现在夏碎学长前面,而原本在夏碎手中的球却跑到印度帅哥怀中了,夏碎学长见状立刻把褐毛痞子绑好丢一边,去追印度帅哥。

印度帅哥拿到球后就立刻传给绯希儿,两个人用了风法术在冰面上狂奔,利落的躲过学长设下的各种陷阱,嗯,奇怪,登丽和小萝莉呢?我看了看屏幕上的大地图,原来她在地下冰窟口跟阿利学长纠缠着,阿利学长看来是想把入口处毁了,而登丽当然不可能让他成功,小萝莉在登丽身后帮忙支持防护罩,而登丽主攻,阿利学长碍于不能直接攻击星的规定,只能边躲登丽的攻击,边找缝隙攻击小萝莉。

终于印度帅哥和绯希儿赶到冰窟口了,而球也被传给了登丽,夏碎学长和褐毛痞子跟在后面,褐毛痞子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他的手看起来一点事都没有,褐毛痞子好像认定了夏碎学长,一直不停的用飞刀攻击夏碎学长,夏碎学长火大了,直接丢出小婷把褐毛痞子困住,但褐毛痞子好像小强一样,打都打不死,就算拿了拖鞋拍都拍不烂,没一会就重新追上夏碎学长。

就在众人聚集到冰窟口正要往下走的时候,一阵强烈的摇晃撼动整个冰川,冰窟口附近的地上突然塌陷,包括夏碎学长和褐毛痞子在内一群人都陷进了地底,等摇晃过去后学长才从半空中跳下去,学长,该不会刚才的地震是你引起的吧,嗯,这很有可能。地下冰窟是个错综复杂的迷宫,不过貌似开场前的透视图不是长这样的啊!

学长,原来你刚刚消失不见,是去当地鼠了喔!

地鼠,地鼠,地鼠学长!我在心中咧嘴笑。

目前的情况是,阿利和学长没有影像,希绯儿和印度帅哥在最底层打深海乌贼,进化为小强的褐毛痞子终于被夏碎学长捆好冰冻丢一边,登丽带着球和千冬岁打起来,同样是碍于规定,千冬岁选择了打游击。

不过千冬岁似乎要把她们引到什么的地方似的,小萝莉依然是在登丽身旁担任防护罩提供者的角色,看来这个小萝莉的方向主要是法术类的,不过看她现在都不去帮忙,可见刚出场时的雪龙她也没办法在短时间内用太多次。

果然,千冬岁这种打法一定有他的目的吗!小萝莉和登丽被逼到冰地中央,而站在旁边平台上的千冬岁,一箭打穿了冰面,造成冰面碎裂而小萝莉和登丽被迫分开。看着千冬岁越来越猛烈的攻势,又等不到其他队员的后援的小萝莉,终于也主动发出攻击了,但不过只是一个简单的束缚法术罢了。

看来此举正中千冬岁下怀,原本要攻击千冬岁的术法却打到了登丽身上,趁着小萝莉慌乱要冲过去帮忙的空隙,球顺利的被千冬岁抢走了,耶,同学,你这样欺负小女孩好吗?虽然那个小女孩可能比我们都大就是。

小萝莉被千冬岁给弄昏了,没办法帮登丽解开束缚,只见登丽和小萝莉两个人悲惨的困在碎裂的浮冰中央,她们的头顶上是锋利的冰锥,而千冬岁站在远处的平台上冷冷的看着她们。

「你不能直接攻击我!」登丽对着千冬岁害怕的大喊,她的声音有些颤抖,相信我任谁看到头顶上那一堆冰锥都会颤抖。

「哼哼。」千冬岁不屑的轻哼两声,将破界弓微微的往上倾个几度,发射了出去,击中了登丽头上的冰柱,我不禁把眼睛闭上,怕看到什么血腥的画面,一阵碎裂声过去后我把眼睛睁开,而原本登丽和小萝莉的位置上我只看到了一个雪人,看来她是用术法逃跑了,我心中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我实在不想看到熟人被另一个熟人杀掉,就算可以复活也一样。

镜头现在拉到千冬岁的身上了,他拿到球后没有跟学长们会合,反倒是自己一个人往上走去,是想一个人去投球吗?不太符合千冬岁的个性呢,不过话说千冬岁搭档莱恩这位隐形人是去哪了,是被大会遗忘了吗?从头到尾没看到他的影像,不,可能是有影像却被我当风景了。

原本平稳的向前走的千冬岁突然往后一跳,闪过突击,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他的前面,奇怪?印度帅哥怎么会在那里?他不是刚刚还跟绯希儿在最底层打深海乌贼吗?难道说他是空间术士?那不是听说很少见吗?不过也有可能啦,因为特殊能力被收进代表队里,所以才会在一堆白人里看到一个深肤色的。

往后跳的千冬岁并不太好,因为他显然踩到印度帅哥的陷阱了,身体像是踩进流沙一般往下坠落,千冬岁很快的速度就被吞没,但是千冬岁手中的球却没事一样留在冰面上,印度帅哥取了球就往下方的通道冲去,看来他的空间法术好像有一定的时间限制,不能连续使用的样子。

印度帅哥很快的跟他的队友们会合,他们队所有人都到了,不过还没醒来的小萝莉被登丽打横抱着就是,登丽再次出现时眉角有一条干掉的血痕,看来刚刚她也没有完全躲过去,你让女生破相耶,千冬岁你麻烦大了。等大家集合完后,绯希儿拿出一个类似罗盘的东西,从上面射出了淡淡的光线,指向了篮框的位置,巴布雷斯的众人便一起向篮框的方向走去,但等在他们前方的是Atlantis代表队。

在篮框这一层,学长特地把空间弄成光滑如镜的平原,就是不知道要干什么?这样的环境比较好跑啊?我疑惑,带头的登丽一踏上平面就知道事情不对了,马上从她踩的地方跳开,跳开之后才发现底下是无数的尖刺,但跳到一旁也没好到哪去,马上她就又遇到一次冰柱雨,学长敢情你是在玩跳格子外加踩地雷?不过看起来好像每一格都是地雷耶,因为后面的其余人不管走哪条路都有陷阱,而且都是事前看都看不出来的陷阱,是我都觉得要哭了,学长最近怎么有一种坏掉的感觉咧,有向某位坐在我旁边的仁兄看齐的趋势。

不对,他们这群人都崩坏掉了,阿利学长你要干什么?为什么要追着人家队员跑,你是不知道你这样猫追老鼠的行为让人家很惊恐吗?虽然阿利学长什么都没做但是光是他追着众人不放引动后面的一堆连锁机关就已经够让人惊恐了啊!最后阿利学长一脸坏笑的回到篮框旁,看着巴布雷斯的众人被大雪球滚到一起。

大概是技能的冷却时间过了,印度帅哥带着登丽还有球出现在篮框旁边,这倒是让学长他们有些措手不及,不小心让登丽投进了一球,就在巴布雷斯众人兴奋得当下,珊多拉却泼了他们一头冷水。

「恭喜Atlantis第二代表队赢得比赛!」珊多拉大声报导,耶?怎么会?现在球不是在登丽手上吗?

「可是球在我们手上啊?」登丽举着他们千辛万苦抢来的球问,站在对面的学长他们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为首的学长弹了个响指,登丽手上的球开始快速的融化,耶!那颗球是假的?你们是什么时后掉包的?千冬岁攻击登丽的时候吗?还是阿利学长在玩猫抓老鼠的时候?耶,等等,不会是那个时候吧?

「你们是什么时后掉包的?」登丽替我问出了我超好奇的问题。

「最刚开始拿到球的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莱恩突然现身发言,跟我想的答案一样,学长在珊多拉把球抛出去的时候,做了一个假球,真球抛给隐形人莱恩,假球传给自家队长阿利。

这招实在太贝戈戈了,不过也真亏他们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出来,所以他们刚刚抢的那么凶,为的就是帮莱恩争取时间,啧啧啧,好阴险喔!

「哈哈哈,这实在是太厉害了,我佩服,」登丽爽朗的笑了出来,我真的觉得登丽很有风范耶,怪不得她虽然是紫袍却是队长,遇到这种是第一个反应不是生气,而是说我佩服你,这样既是承认了自己的失误可是同时不损两队的和气,阿利学长也有这种感觉,虽然说这次的队长感觉比较像是学长就是了。

不得不说,学长他们耍的卑鄙招很有用,不过要接受全校鄙视的眼神好可怜啊!幸好宣布完胜利者后大会就把选手们转移回来了,不然困在雪球里的巴布雷斯中人实在很超衰的啊!学长他们比完赛,还来跟我们吃个饭,虽然中途阿利学长被摔倒王子抓走了,就跟平常的聚餐一样气氛还算可以,吃完饭我们很快的回到比赛会场,这次换成我们上场,学长们坐在场边看了。


+++

心情不好,不想寫新文,先放放舊的好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