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絲塔

【特傳冰漾生子】鋒起雲湧-第三章、學院大賽再開!(下)

【特傳冰漾生子】鋒起雲湧-第三章、學院大賽再開!(下)

序、學長你怎麼了?   (一)        (二)       (三)

人物介紹、親愛的你失憶了?   (一)       (二)       (三)

第一章、轉學生 (上)  (下)

第二章、初吻大作戰  (上)  (下)

第三章、學院大賽再開!(上)  (中)

+++



此時的醫療班真是亂成一鍋粥,先不說在初賽受傷的選手和觀眾們,就單獨說說冰炎吧!醫療班眾人原本已為讓冰炎動彈不得的毒只是一般的麻藥而已,或許因為針對冰炎的精靈體質而難解一點,但……但不是這樣玩人啊!


居然解不開,更準確的說大家原本以為是麻藥的東西,居然不是麻藥,而目前為止還沒有人搞清楚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只從冰炎身上觀測到,它可以增加身體的細胞活性和恢復力,而從基因的從面上來看更產生了奇特的活化,但就是因為這活化,讓擁有混血血統的冰炎處於危險的境地。


畢竟一個是屬於冰的力量,另一個卻是屬於火,這兩種不相容的力量若在蟄伏的狀態下還相安無事,但如今卻同時被激發出來,造成了冰炎的失衡狀態。


但這次的失衡卻不像平時的失衡,就算請賽塔和瞳狼抽出力量都沒有用,從身體內部湧出的力量怎麼抽也抽不完,從根本來說這力量來源於冰炎本身的生命力,每抽走一次力量便是抽走冰炎的生命力啊!


就在醫療班眾人一籌莫展的時候,有人通知了鳳凰族的高層,原本以為這次來的會是醫療班首領也就是鳳凰族族長,但沒想到迎來的卻是更可怕的人物,醫療班的大長老:羅林斯˙伊嵐˙莫切斯特˙卡爾瓦多˙凡,她是鳳凰族最早的源頭,可是說是現今所有鳳凰族人的祖先,這樣一個傳奇人物,居然為了冰炎來到醫療班,真不知道她來的真正原因是什麼。


伊嵐長老,一位美麗的金髮女子,長長的頭髮是艷麗的大波浪,看起來卻不會庸俗,白皮膚西方人的立體五官,有銳利的氣息,她率領著一群人浩浩蕩蕩的走在醫療班的走廊上,她看起來年齡不到三十,但她身上的氣息還有那種血緣的連繫是絕對騙不了人的,醫療班的眾人對她的話言聽計從。


「清場,三十秒後我不要有人留下。」近入到冰炎所在的房間,伊嵐長老這樣說到,原本在冰炎身邊瞎忙的人立刻退出去了,三十秒後,房間裡只剩下提爾。


「您還要什麼幫助嗎?」提爾恭敬的問到。


「不用,你也出去,我不需要幫手。」伊嵐看了眼昏迷中的冰炎道。


「是的。」提爾沒有異議,順從的退下,心裡悄悄的鬆了口氣,他從小最怕這個長老,醫術高強不說,實力也是強的沒邊,神出鬼沒又愛整人,小時候被整的次數可不算少,但最可怕的是她的性格陰晴不定,上一秒還笑笑的慈祥的樣子,下一秒卻大發雷霆,幸好她不常出現在族裡,不過總是在世界各地雲遊的她怎麼會回來呢?提爾打了個寒顫,不再去想這個問題。


伊嵐長老在眾人離開後又設了個防護罩,確定沒人會來打擾,這才走近冰炎,她雙手放在冰炎的身體中央,只見她手中釋放出絲絲金色的霧氣而霧氣將冰炎包裹住,等待包裹完畢,她居然唱起歌來,歌聲莊嚴而古樸卻又同時繁複,若把那金色霧氣拿去檢查一定會嚇壞醫療般眾人,因為金色霧氣是用極大的能量壓縮而成的,而歌聲其實是引導霧氣的咒語。


隨著時間過去,冰炎的身體外浮現出兩股能量流,焰紅的和晶瑩的就像兩隻小龍一樣,它們分開到處肆虐,金色的霧氣將它們逼到一起,兩隻小龍有像不願意親近對方,互相撕咬著,同時冰炎的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金色霧氣依然將小龍壓在一起,兩隻小龍越打越厲害,最終兩條小龍同時炸了開來化作焰紅和晶瑩的顆粒,金色霧氣將小龍化成的顆粒聚到一起,而這些顆粒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變化。


顆粒居然相互組合,形成了一條通體晶螢但有著艷紅抓牙的大龍,它張嘴向伊嵐所在的方向吼了一聲鑽回冰炎身體裡消失的無影無蹤,伊嵐停下歌唱,將金色霧氣收回體內,有些脫力的他卸除自己的偽裝,將霧氣完全收回體內的那一霎那,他最終是無力的跌坐在地上。


卸除偽裝的伊嵐,不,或著說伊嵐從沒來過這,是卸除伊嵐偽裝的小鋒,姿勢有點不雅的靠在床邊,要不是醫療般眾人一定會阻止他進來,他才不會用伊嵐的身份呢,算了,反正伊嵐她不會介意的,說不定還會很高興,小鋒又休息了會才從地上站起來,冰炎像感應到什麼似的,睜開了眼睛,伸手想要抓住小鋒,小鋒順著他的意,握住冰炎的手。


「你是誰?又或著你是什麼?」冰炎疑惑的問,剛剛小鋒脫去偽裝那幕他是有看到的,而那奇特的治療手段他也有感覺,那絕不是一般的醫者會使用的,用聲波來修改全身基因乃至能量的手段,他以前從沒聽說過,這種手法太奇特了。


「我是你的兒子啊!我們可是有血緣連繫的呢!不過我是什麼啊,你現在還不能知道,等到你能知道的時候就會知道了。好啦,現在好好睡覺,然後醒來,變強。」小鋒微笑,把冰炎的手塞回被窩,又幫他蓋好被子。將偽裝弄回出去,找到提爾交代說將冰炎說留一晚觀察後,就使用移動陣離開了。

 

其實我沒有在Solo等很久,連我點的蛋糕都還沒端上來小鋒就出現了,只是不曉得他這段時間跑去了哪裡,他一出現就急急忙忙的把我拉到店後面去,該怎麼說呢?好像是進入到花果山水濂洞後那種別有洞天的感覺,啊!不對,我是說這後面好像又被切到某一個不知名的地方,嗚,看窗外的景色,我怎麼覺得好像是歐洲?


「這裡是義大利的托斯卡尼。」小鋒說,他套上了素色的圍裙,繞到吧檯後開始準備。


「義大利啊,為什麼要來這裡?」我在廚房裡的吧檯旁的高腳凳坐下,看著小鋒在吧檯的另一邊忙碌著,來煮菜嗎?幹嗎那麼大費周章來這裡煮菜?


「這裡最能讓我靜心,而做菜是最能讓我安定的事。」看著小鋒從冰箱裡取出派皮,他是不是要做上次那種肉派,看五色雞吃成那樣我的嘴都饞了,可惜搶太慢沒吃到,哇,小鋒又從冰箱拿出一鍋東西加熱,聞那味道,是紅酒燉牛肉耶,喔喔,牛肉派,牛肉派,我要吃牛肉派。


「那個面具對你來說那麼重要?」重要到當場發飆?不過如果是我的重要東西被弄壞我也一定會發飆就是了,我吞了下口水,盯著小鋒手上正在削的蘋果,是蘋果牛肉派嗎?好像很好吃的樣子。


「嗯,那是我哥給我的禮物,上面有古老的保護陣法。」小鋒的眼神有些黯淡,略低著頭,眼眶中閃爍著淚光,正在切蘋果的手也停了下來。


「給你,不過陣法我就沒辦法修復了。」我從背包中拿出米納斯修復好的面具遞了過去,小鋒接下面具,像是找回失去的寶物一樣趕緊收起。


「漾漾,謝謝你!」小鋒收好面具後衝過來抱住我,我有點不知所措,稍微愣了一下,但還是在他的背上安撫性的拍了拍,他則是更用力的抱緊我,我的頸邊傳來有些哽咽的聲音,我心中的柔軟被觸動。


「好啦,沒事的,面具不是修好了嗎!不要難過囉!」我拍撫著小鋒的背,他發出低低嗚鳴聲,好像是在撒嬌,好可愛,這個人真是好可愛,如此的強大,卻同時又如此的脆弱,既是有無邊力量的強者,但內心仍是單純的孩子,過了幾分鐘他才從我身上起來。


他走回去背對著我繼續弄蘋果,大概是不想讓我看到他哭泣的樣子吧!又有什麼關係呢?哭本來就是一種正當的情緒發洩啊!看著小鋒把幾個填好餡的派塞進烤箱後,他又轉過來,此時他臉上已經沒有淚痕,就是眼睛還紅紅的,不對,他眼睛本來就是紅的,是眼白紅紅的,越描越黑,就是一副剛哭完的樣子就是了。


他把我帶到客廳的沙發上,安靜的坐在我旁邊,其間沒有說出一句話,但氣氛卻是很安寧的。


「漾漾,可以躺在你腿上嗎?」小鋒輕輕的問,剛哭的眼睛帶著濕潤,又像是被拋棄的小狗狗的模樣,有些徬徨無助,聲音也是啞啞的,讓人不忍心拒絕。


「嗯。」我應到,得到答案的小鋒開心的躺下,用頭在我的肚子附近蹭了蹭,你真的是小狗啊,別蹭會癢!雖然我心裡這樣想,但原本要推開他的手卻還是在他的頭上輕柔的撫過。


「小鋒這個人啊!真是充滿了迷團,不知道你的真實姓名,不知道你的家鄉在哪,不知道你的真實身分,但是啊,我知道小鋒是個溫柔的人,實力很強悍,喜歡煮菜,喜歡騙人,喜歡笑,儘管有時候笑的不是那麼真誠,不過我知道那只是你不希望別人看到你的真實情緒。」我緩緩說出我對小鋒的感覺。


「之前的你好像戴了個微笑的面具,燦爛的、掩飾一切的面具,不論你心中想什麼,不論你心中多難過表面上都是笑笑的,你不會在別人面前展示你的脆弱,但你剛剛哭了,眼淚,那是多麼真實的情緒,比之前一直維持的微笑好多了。」我頓了頓,想了一下還要說什麼。


「你哭,不只是因為你哥給你的禮物被打壞了,而是你的面具被扯下來了,微笑的面具,你心裡有一塊地方崩解了,露出你真實的面貌,不要為了這難過,因為沒有人是可以微笑一輩子的,那樣太累,如果你想哭,那我的肩膀一直在這裡。」小鋒愣愣的看著我,一副嚇傻的樣子,但又隨即恢復原狀,是怎樣?雖然我平常表像個白癡但也不用震驚到這個程度吧!


「我才沒有喜歡騙人。」小鋒皺眉抱怨著,不過這種軟軟的語調還是比較像在撒嬌。


「對,你喜歡只把話說一半。」然後等著別人踩進你的陷阱裡,我在心中翻了個白眼。


「才沒有!」小鋒偏著頭看我,不要裝可愛啊!混帳,雖然說真的很可愛,怪不得他之前要把真面目遮起來,有誰受的了這種絕世美顏啊!


「不要賣萌!」真是的,這樣會讓我想撲倒啊!


「哪有,人家本來就很萌。」小鋒俏皮的回答著,我被雷的外酥內嫩,不過看來他恢復了,不用我安慰了,我把他的頭從我身上推下去,小鋒無所謂的順勢站起,這時烤箱發出叮的一聲。


「蘋果牛肉派烤好了。」小鋒開心的說,走去廚房將派拿過來,客廳頓時間香味四溢,我餓了。


小鋒把派端出來客廳,就在他把東西放到桌上時,不遠處傳來很突兀的尖叫聲,甚至這尖叫聲還有在靠近的趨勢,一男一女的聲音,不過好像聽起來都有點耳熟,我很快的知道到底是哪兩個人,因為那兩個發聲源急速的向我們靠近,心中突然感到危險,我趕緊從沙發上離開。


「碰,碰!」兩聲物體被拋到軟物上的聲音,之後是西瑞興高采烈的聲音。


「哇哈哈,快遞兩個候補隊員,請隊長簽收。」這隻瘋狂的雞把他肩上綁得像肉粽的莉莉亞和丹恩丟到我剛剛坐的沙發上,這兩人一路尖叫到這,現在都已經翻白眼了,我認命的上前幫兩個人鬆綁,罪魁禍首的五色雞則是拿起桌上的派吃了起來,欸,那是我要吃的!


「我是叫你去選兩個候補隊員,不是叫你去綁架兩個啊!」小鋒無奈的扶額,看樣子他也沒料到會發生這種情況,不過你教西瑞去做,就應該要有他會敗事的心理準備了。


「唉啊啊,都一樣啦!這兩隻實力都還不錯,不過本大爺跟他們講要讓他們加入,他們打死也不信,所以本大爺就直接把人帶來啦!」西瑞邊吞著剛烤好的蘋果牛肉派邊說。


「真是的,算了。」小鋒說


「為什麼突然要找候補隊員?」我問,話說回來我覺得你連隊員都不需要,一個上場就把人家全打掛了。


「下個階段的比賽每隊需要五個選手,第二代表隊那邊應該也有收人。」小鋒回答。


「我們為什麼要相信你說的!」莉莉亞坐在沙發上質問小鋒,她還真敢嗆,不怕剛剛露一手的小鋒,他光是用威壓就把夏碎學長打趴了,妳居然不怕他,真勇敢。


「他說的是真的,我哥和四眼仔已經被收進去了。」丹恩轉轉剛被鬆綁的手腕說。


「我們真的可以加入嗎?我們又不特別,打校內隊長資格賽的時候也只有前八,甚至沒打到前四,為什麼要挑我們?」丹恩說,我靠,前八還不算什麼嗎?學弟你只進入這世界兩年啊!你的前途真是不可限量,害我這代導學長好沒面子。


「嗯,我相信西瑞的眼光,他說可以那就行。」眾人目光一致轉向西瑞。


「哪來那麼複雜的原因啊!本大爺看你們順眼就夠了。」這,這理由,還真夠……算了,反正我也不期望這隻雞會說出什麼大道理,接下來就是例行性的吃吃喝喝說說廢話的時間。


「小鋒我怎麼覺得遇到你以後我做這種事的時間變多了呢?」我一臉困惑的看像正在為大家切派的小鋒。


「這樣不好嗎?吃飯是大家培養感情的好時間啊!」小鋒頭也不回的說,嗯,這麼說也對啦!


鬧劇,咳,應該說是聚會結束後,大家各自散了,不過小鋒說他還有些是要處理就不跟我回去黑館了。


「漾漾,過來一下。」在我臨走之前,小鋒招招手讓我過去。


「幫我把這個帶給冰炎學長,請他吃的小餅乾還有飲料,我還要忙就不跟你一起過去醫療班了。」小鋒把一個提袋交給我,我打開看,是他剛剛烤的小餅乾和蜜豆奶,真不愧是紅袍,連學長喜歡喝這個都知道,不對,學長喜歡這童年飲品好像是眾所皆知的事情,學長應該會很高興吧!


我揮揮手跟小鋒告別,小鋒還真是人妻屬性,人美又溫柔還燒得一手好菜,誰把他娶回家誰就有福了,唉呦,不知道為什麼如果我說出來了好像會被打,而且我覺得小鋒絕對聽得懂人妻屬性是什麼意思,我離開Solo後就直接到了醫療班。


很驚訝的得知學長居然在普通病房,我看他離開的樣子好像是失衡咧!沒想到今晚就轉到普通病房了,醫療班的技術有進步了嗎!我站在醫療班的走廊上,找到學長所在的病房,正想要敲門在還沒敲下去的那霎那,門內就傳來學長的聲音。


「進來。」有些不耐煩的語調,他一定是從腳步聲認出來了,對普通人他才不會這樣說話,就只會凶我,我低聲咕噥,我推開房門看到一片花海中的學長,又不是死了,這花海還真壯觀。


「我可沒死,你來做什麼?」躺在病床上的學長放下正在閱讀的古書看著我。


「給你送點心,沒死就好,下午看起來挺嚴重的。」整個人橫著進醫療班,感覺很嚴重的樣子,不過現在看起來還好嗎,我把袋子放到床邊的桌子上,在旁邊的沙發坐下。


「沒事,明天就可以出院了。」學長很自然的拿出蜜豆奶戳開,還把另一瓶拋給我,逕自拿出餅乾享用,繼續翻他手上的書,一點都沒有要理我的意思,喔喔,小鋒烤的餅乾耶,我好想吃啦!


「要吃嗎?」大概是察覺到我一直盯著餅乾看,學長問了一句。


「要!」雖然剛剛有吃飽,不過裝正餐的胃和裝點心的胃是不同的,再說小鋒出品,必非凡品,我當然要!


「耶,好難吃。」我直接拿個看起來不錯的塞進嘴裡,這餅乾為免也太乾了吧!吃進嘴裡都是粉的感覺,還有點澀,這真的是小鋒做的嗎?可是我親眼看到他裝袋的啊?


「配蜜豆奶一起吃。」學長翻了一個白眼,好像是在說我怎麼會這麼笨。


「耶!整個口感不一樣了!」吃起來有種入口即化的味道,配上蜜豆奶甜甜的味道還有淡淡的豆香,真好吃,是很精巧的小點心,感覺是特地做來配蜜豆奶的,應該是為學長特別研發的吧!


「而且富含營養,有助於快速恢復體力。」學長頭也不抬的說。


「你怎麼會知道這麼這些?」不過這段話聽起來很像電台賣藥的廣告詞就是了。


「這上面寫的!」學長指了指在餅乾袋裡的小卡,小鋒什麼時候放進去的,我都沒發現!


「學長你剛剛在看什麼?」那本古書看起來真的很有年代,不太像精靈族的書沒有一堆漂漂亮亮卻不知道幹嗎用的花邊,而且也不是用古精靈文寫成的,所以應該不是翻譯工作吧?


「公會創建史。」學長又吃了一片餅乾,看來學長也很喜歡。


「你沒事看那種東西做什麼?」難道下一階段是要考公會歷史嗎?好像有可能,畢竟是公會辦的比賽,不要啊!我對歷史這的東西不行啊!


「我懷疑……嘖,說了你也不懂。」學長一副就是不想說明的樣子。


「學長你這樣講很討厭耶!」好像我一副就是白癡的樣子,雖然是事實啦,但是被人鄙視的感覺還是很不好啊。


「公會最早是由一個對抗組織轉變而來的,但這書裡沒有說明是對抗什麼的組織,這還需要調查,那個組織的核心人物就是公會的創辦人,也就是第一任的公會首領,唯一擁有五袍的袍級印記的人,他能使用奇特的手段控制能量,雖然不是鳳凰族卻擁有讓死者復甦的能力。」


「死者復甦?是黎沚曾經提到過的那個人嗎?」


「黎沚提到過他?」學長好像很驚訝的樣子。


「不是,黎沚提到的是擁有死者強行復甦能力的人,就是六羅的事那時候,黎沚有提到說他以前認識一個能讓死者復甦的人,不過他也說那個能施用的人很久以前就不在了,黎沚沒有以前的記憶啊,所以其他的我也不清楚。」


「是嗎?那這樣時間跨度也太大了……」學長後面一句說得很小聲像是在自言自語似的,我聽的不是很清楚。


「學長你剛剛說什麼?」我疑惑的問。


「沒事,但是這個傳奇人物卻在傳位給第二任領導後不知所蹤。」他繼續解說那本古書上的文字,學長,你轉的好硬喔。


「不知所蹤?應該是死了的委婉辭吧!」我揉揉眼睛,怎麼突然覺得好累?奇怪我今天沒做什麼事啊?嗚……好想睡。褚冥漾突然軟倒在沙發上。


「我覺得不像,疑點就在這,嘖,睡著了。」冰炎無奈看了眼褚冥漾,要人加講解給他聽結果自己又睡著了,真是,雖然這也不能怪他,冰炎起身下床拿了備用棉被給褚冥漾蓋上,做完一切他才回到病床上繼續看書。被他拿來當暫時書籤的卡片的背面寫著。

 

爸爸啊〜〜

 

我剛剛拿了一點爹地的力量走,所以他應該會很想睡覺,照顧一下他啊!

 

PS.我那樣做沒有害啦!而且他也不會知道,要是他會知道我也不敢做XD

PSS.特製餅乾要吃完喔!當初研發的時候可是讓寰寰看到餅乾配蜜豆奶就想吐呢,所以為了不讓寰寰的辛苦無用武之地,要乖乖吃完喔〜〜

 

你兒子留

 

有夠欠扁的留言,古精靈語這麼優美的文字可以被惡搞成這樣也算奇葩,又加了英文和表情符號,真是夠不倫不類了,冰炎想,小鋒啊,他會是他所猜想的那個人嗎?不過時間上不可能啊?也不對,他都可以透過無殿來到千年後了,小鋒怎麼不能是他呢?


冰炎無聲的嘆了口氣,甩了甩頭,算了順其自然吧,也許就真得如他所言,等能知道時就會知道了,現在想再多也沒用,冰炎微微打了個呵欠,將書放在床頭櫃上,熄燈睡覺。

 

 

眾人離去後,小鋒在沙發上發愣,小鋒在想剛剛爹地對他說的話,真是太可怕了,沒想到爹地在什麼背景資料都沒有的情況下可以推理出這些,果然還是不可小看啊!


看到其他人都走了的杜麟過來收拾,小鋒順便告訴杜麟今天提早休息,他沒力氣去顧店,杜麟沒有異議的點頭。


哀,好累喔,就算吸了爹地的力量還是不夠啊!那也是啦,畢竟沒有很多,因為只是平常散逸出來的力量,大概只恢復了兩成左右而已,幫爸爸重組基因還真是累人耶,而且那手段他也很久沒用了,應該不會有什麼副作用吧?嗯,回頭讓凡凡去檢查一下好了。


還有什麼事沒做呢?啊,要打電話給寶貝!


「寶貝,我的小寶貝,今天開心嗎?」鋒對著電話那一頭的幻晨曦問道,聲音甜膩的好像可以聞到蜂蜜味一樣。


「他為什麼要掐你的脖子?他這樣好討厭,我可以殺了他嗎?」幻晨曦撒嬌似的說道,如果他底下的黑袍們聽到一定不敢置信,這……這是平常那個冷倒掉冰渣的幻晨曦嗎?一定不是吧!一定是什麼外星人入侵了吧!


「哇,不要啊!殺了他我的麻煩可就大了!他不能殺啦!況且我是自願讓他掐的,要不然太不給他面子了。」總不能秒殺他啊!他可不想惹麻煩。


「你下次不要這樣做啦,我在上面擔心死了,還以為是你的力量沒有完全復原,我一點都不希望你受到傷害,我會剋制不住自己想殺人的。」最後一句明明是威脅卻用撒嬌的語氣。


「好啦,我下次不會了,我保證不會這樣做啦,乖,把電話拿給祈喔!」他有件正事要找他。


「祈,黑袍的質量已下降太多了吧!隨便一個觸手藤就爛了,公會制服也好久沒換了,趁機改一改,設計圖我已經發給你了,最好第三階段比賽前可以做好,現在的防護力真是微乎其微。」鋒聲音冷淡下來,一點都沒有跟幻晨曦說話時甜蜜的樣子。


「這不能只怪我,原來的保護陣法有好幾種材料現在都絕種了,功能不全也是沒辦法的事,更何況那些破壞狂沒幾天就要換一件,再多材料遲早會被耗光。」祈無奈的說,要知道上次做制服設計的時候可是幾千年前公會剛設立時啊!環境變遷讓多種材料都無法生長了。


「嗯,你說的也對,是有幾種材料沒了,我會再想辦法,那陣法的部份我明天給你,不過制服的時間你可別拖延,第三階段前一定要的,畢竟場地特殊,那裡可是多種法術的禁制區,多一層保障也是好的,對了,你們今天過來陪我吧!我用了她的身分,估計凡凡大慨也快到了,我等一會通知薩伊薩爾他們,大家一起吃飯熱鬧些。」鋒笑笑著說,和小寶貝們聚餐啊!也算是家庭聚會吧!


「好,你不會叫小傢伙一起來吧?」電話已經被幻晨曦奪過去。


「不會啦,放心,小傢伙的記憶被我封了啊,等會見。」叫小傢伙來啟不是被你們玩死。


窗外傳來一聲鳳凰的鳴叫,一位美麗的金髮女子就站在剛剛發出鳴叫的地方,細看她的模樣,儼然是鋒稍早偽裝的伊嵐長老。


「鋒,我好想你喔!」伊嵐不顧一切的衝上前抱住鋒,眼神冀盼的看著他。


「嗯,凡凡好乖。」順著她的冀盼,鋒在伊嵐的額頭上親了下,伊嵐露出那種小女孩才會有的開心笑容。


「等一下大家一起吃晚餐。」鋒輕輕說,撫著伊嵐的燦爛金髮,他可愛的女孩啊!都長那麼大了。


「好。」窩在鋒懷裡的伊嵐說,她好想念鋒的手藝喔!也好想念鋒,頭在鋒的頸窩處蹭了蹭,反正在其他人到之前她還可以霸占鋒一下。


+++


沒人提醒我葫蘆夏天的連結失效了QAQ不過我不確定是賣完了還是怎樣,鋒起這本倒是還有一些躺在我家衣櫃啦,到時候大概會丟到同人誌中心去(狗狗本也是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