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絲塔

【特傳冰漾生子】鋒起雲湧-第三章、學院大賽再開!(中)

序、學長你怎麼了?   (一)        (二)       (三)

人物介紹、親愛的你失憶了?   (一)       (二)       (三)

第一章、轉學生 (上)  (下)

第二章、初吻大作戰  (上)  (下)

第三章、學院大賽再開!(上)

+++



「琳綺,比賽結束了吧!快送冰炎去醫療班,他現在狀況不太好喔。」小鋒揮揮手對空中的琳綺說到。

「啊,是的,真是奇蹟之戰啊!獲勝者為第一代表隊的小鋒,請問小鋒選手你還要繼續打嗎?」在她詢問的同時,躺在場上的學長也被醫療班救下去了,小鋒直到學長被帶走後才轉向琳綺。

「可以繼續打,快開始吧!」小鋒淡淡的說,好像剛剛贏了比賽的人不是他一樣一點都沒有興奮的感覺。

怎麼了嗎?剛剛跟學長打的時候受傷了嗎?不像啊,除了被掐外小鋒好像沒有受到什麼傷害啊?小鋒退回場外,等待場地自動修復,在夏碎學長和小鋒上台後,武鬥台又恢復成那種閃亮亮的模樣了。

「第二代表隊的選手是藥師寺夏碎同學,我們親愛的紫袍大人,大戰後終於又復出啦!希望他能有精彩的表現,大家拭目以待啦!比賽開始!」沒有像剛剛的大排場,琳綺很快的宣布開始。

開場後兩人都觀察對方,應該吧!兩個人都帶了面具看不出來啊!沒有人輕舉妄動,絲毫不管在場外搖旗吶喊的觀眾們,過了大約一分鐘。

「諾亞,第二型態。」小鋒將幻武召喚成剛剛刺殺學長時的樣子,那奇特的利刃,半月型的刀身大慨手臂那麼長,其中一側有握把而另一側有四道刃鋒,整體顏色是暗黑,中間是紅黑金三色的紋路,剛剛的高斯手槍上也有相似的花樣,中間的前方還有一個眼睛似的圖案,紅色的外框,黑色的底,眼珠的部位閃著金色,像是真的眼睛一樣。

小鋒拿出幻武後就往夏碎的方向跑去,整個情勢反了過來,這次是小鋒先攻,不過從之前的戰鬥可以看的出這個第二型態應該是算中、近距離的攻擊,所以小鋒應該是打算先靠近再攻擊,不過……從剛剛我就很想問了。

「西瑞,為什麼小鋒不用移動陣啊?」這樣比較快也不太會被對方發現啊?

「你沒看出來嗎?整個武鬥台都有移動法術的禁制效果,要不然他們幹嗎像白痴一樣跑來跑去。」西瑞頭也沒轉過來回答我,這動作真是目不轉睛的最佳代表。

夏碎學長則是在小鋒動身的那一刻架好了防護罩,好幾層,厚的都看不見裡面的人影了,這也難怪,畢竟誰對上可以把黑袍幹掉的怪物都會怕不是嗎!雖然是玩陰的,但沒有一定的實力想要玩陰的也不可能啊!

不過就在小鋒靠近防護罩的時候,他突然把迴旋刃換成高斯手槍,往防護罩後方的空氣射出子彈,有物體被擊中的聲音,哇啊〜子彈射穿夏碎學長的左肩,造成了一個血洞現在噴血當中,夏碎學長趕緊摀住噴血的地方使用醫療法術。

不過小鋒哪會那麼好心,讓他有時間把傷治好,當然是趁這時候繼續攻擊啦!不過夏碎學長一揮手,防護罩解除了,裡面的居然是巨蛇型態的小婷,而且有持續變大的趨勢,小婷一出現後就將夏碎學長護在身後,張大嘴就要往小鋒撲去,整個人那麼大的嘴在螢幕上看起來真是嚇死人了,小鋒往後一跳閃了過去,小婷收力不及咬在武鬥台上,頓時間飛起許多煙塵碎石。

撲空後小婷再接再厲,追擊著飛在半空中的小鋒,只見小婷努力的撲擊,小鋒靈巧的閃過了,最後小鋒像是無力了回到地面上,小婷向前飛撲,突然一陣拉力讓她停了下來,她回頭一看,經典畫面出現了!

蝴蝶結蛇,小婷妳的智商呢?妳該不會沒有這東西吧,居然會變成這副模樣,妳是被學長綁過了還不過癮,想被別人再綁一次是吧!我都沒想道妳是這麼自虐的一個人,不,一條蛇。

看著在場上亂轉想解開自己的小婷,夏碎學長整個無言,小鋒解決完小婷後回過頭來攻擊夏碎學長,小鋒再次拿出迴旋刃。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對立者見識你的強悍。」夏碎學長往後退遠離小鋒的攻擊範圍,同時間召喚出他的幻武,黑色長鞭出現在他手上,隨即纏上小鋒的迴旋刃,看來夏碎學長是想把迴旋刃的威脅先排除,要不然只要一下就把黑袍給麻痺的毒實在是太可怕了,更不用說學長還有精靈血統,可以排除毒素,一般人碰到了還說不准怎麼樣呢。

迴旋刃被冬翎甩給緊緊纏住,只見流光一閃,迴旋刃變回高斯雙手槍,手槍的體積小的多,冬翎甩當然就鬆開了,居然有這一招,真是敗給他了。

冬翎甩的桎梏被輕易的破開,驚訝之下夏碎學長的動作略微停頓,這一停頓就被小鋒逮到機會,一槍往夏碎學長的額頭擊去,這面具確實結實,可以擊破鋼板的一槍居然只打裂了面具,而沒有傷到人,壞掉的面具掉到了場上,夏碎學長露出他跟千冬歲一樣的臉來,夏碎學長看起來沒有什麼特殊情緒,不過從他眼中閃過的光芒來看,夏碎學長有點不爽喔,小鋒你多保重,惹上紫袍可不妙啊!

果然,冬翎甩往前一甩,就要擊上小鋒的胸口,小鋒往上跳開,但沒想到冬翎甩臨時改變方向,往小鋒的面具襲去。黑白兩色的面具被捲上,發出了清脆的「喀啦」聲,碎裂成灰塵散落在武鬥台上,但卻無人關心。

 

寂靜,真是徹底的寂靜。

 

令人難以相信的美貌,連美若天仙都無法形容,那種美是讓人看了就會心生喜歡的,未成熟的少年面孔有種雌雄莫辨的感覺,純粹的美好,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精靈,不是陰柔婉如月亮的妖嬈,而是像是太陽般的閃耀,有著純然的光輝照亮著人們,使靈魂得到滋養和昇華。

此時那張面孔上帶著微微的疑惑,好似奇怪眾人的動作為何停滯下來了,細長的眉輕輕蹙起,鮮紅的眼瞳眨了兩下卻讓這雙眼有種楚楚可憐的味道,嘴唇微啟,好像是要說什麼但卻沒有說出口,小鋒轉頭看向頭上的大屏幕,黑色的髮隨著動作輕盈的甩開一個漂亮的弧度,將臉的線條勾勒出來,臉型倒是跟學長有點像,不過整體的感覺還像另外一個熟人,一時之間想不起來是誰。

「那是我最喜歡的面具。」小鋒平靜的說,但身上的氣勢卻顯示了他可不只是普通的生氣,他是氣炸了,平時在他身旁的白色和紅色的能量波動,全都轉為墨色的黑,身上的能量波動幾乎具現化了,濃烈的讓我根本看不到站在中心的小鋒,足以排山倒海的能量沖煞開來,這是不需言明的絕對實力,強者的力量,我覺得烏鷲破開封印的那次都沒有那麼恐怖,就連在選手區的我都感受到強烈的威壓,更不用說在場上直接面對小鋒的夏碎學長,他整張臉已經毫無血色的慘白。

「我認輸。」夏碎學長像琳綺舉起手說到,在他說出這句話的同時終於忍受不住這龐大的威壓而昏了過去。

「好的,我這邊也收到大會轉告,第二代表隊的阿利選手選擇棄權,理由是他們還要有人繼續打敗部戰,所以這次出賽的勝利隊伍是Atlantis第一代表隊,恭喜他們可以參加下一階段比賽!」琳绮努力的想活絡氣氛,但她自己也是顫抖著把話說完的,就在她宣布我們獲勝後,小鋒走回來,整個人也算是稍為平靜下來,能量波動不再是漆黑,而是回到一般的白色和紅色,雖然看起來還是有點紊亂,卻沒了剛剛見神殺神的恐怖,他輕輕說了聲去Solo等他,就不見蹤影了。

小鋒離開後整個會場才漸漸恢復正常,醫療班忙著衝上台救人,觀眾也在討論剛剛的震驚,我看向場上,想起小鋒說那是他最喜歡的面具的畫面,從他那氣炸了的表現來看應該說的是真的,但裂成那樣根本無法復原吧!不過……

「米納斯,可以幫我將那個面具修復好嗎?」我在心中問著。

「只要是你所願,我必將為你達成。」米納斯溫柔的聲音在我腦中響起,我在心中說了聲謝謝,喚出掌心雷,往武鬥台上開了一槍,巨大的藍色水膜包覆著整個會場,連空中都被包覆了進去,水膜逐漸縮小直到變成臉的大小,後凝聚到我的手中,我拿起飄浮在我眼前的面具,米納斯的聲音又響起。

「面具本體完美的復原,但是附在面具上的古老陣法因能量被沖散而復原不了。」米納斯有些懊惱的說。

「沒關係的,米納斯妳做得很好。」我安慰她說,原來這個面具真的那麼厲害,連能修復水鏡的米納斯都修復不了,我在心中略略訝異。

「去Solo吧!」我回頭要找西瑞,沒想到他卻不見蹤影,算了,反正這傢伙會自己看著辦,不用理他了。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