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絲塔

【全職 喻魏】坐下,我下面给你吃 5-功夫面(上)

【全職 喻魏】坐下,我下面给你吃 5-功夫面


标题:       坐下,我下面给你吃

原作:       全职高手

作者:       rastar

分级:       R18(在第五章的时候,到时候放小黑屋)

警告:       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哭但实际上有点黑黑的喻总,还有厨艺不错有一咪咪人妻的魏大大,如果你可以忍受这些就大丈夫啦!

配对:       喻魏

注释:   有魏琛视角的”喂,水滚了”,这篇写完后再动工。

+++

第一次-西紅柿蛋面     

第二次-酸辣湯面 (上)      (下)  

第三次-溏心蛋面 (上)      (下)

第四次--清湯面

+++



第五次—功夫面(上)


上一章稍微修改了一點,老魏很有節操的拒絕的原因是喻文州摸到了他不想讓人知道的疤痕。和之後”喂,水滾了。”的劇情有關。

 

呃,因為很多人反應說會餓,所以這章沒有可以吃進口的實體面(才不是這個原因

 

PS.這章有自創人物出場當路人打醬油。

PPS.肉在中和下,天曉得我會爆多少字數。

 

+++

 

 

穿著斗篷的術士疾走在城外破舊的巷弄裡,偶爾還朝後面放幾個法術來延緩追兵的腳步,他身後不遠處有五六個人,赫然一看滿級的有三人,最低階的也都有70級,職業從遠程神槍手到近程的拳法家都有,術士、戰法甚至連輔助的奶媽也在,儼然是一個完整的小隊,嬉嬉鬧鬧的追在術士後面,他們不將術士擊殺,反倒是想貓捉老鼠那樣玩弄他。

 

終於術士在一個拐彎後好運用盡,是死巷,看那圍牆的高度是難以跳過的,他急忙轉身,追兵們卻是圍住了巷口將術士死死包抄在裡面。

 

「不就是70級橙武嗎?你們何必呢?」走投無路的術士說話了,他的聲音輕鬆一點也無被追殺的緊張。

 

「我們刷著無數次副本才刷到的橙武才不能被你這個半途加入的傢伙Roll走呢!」奶媽沉不住氣開罵,她的聲音軟萌甜美,聽起來是個年紀不大的妹子。

 

「既然是Roll點的就不要這麼輸不起嗎?要不當初就別Roll就好啦?」斗篷術士調侃到。

 

「那個戰矛你又用不了何不讓出來?」戰法也附和奶媽的話,這可是他心心念念好久的武器。

 

「用不了我可以拿去賣啊?這玩意價錢可不差!」斗篷術士優哉游哉的說。

 

「多說無益,搶了東西就想跑,也不看看我們是誰?」拳法家隊長嗆聲。

 

「同樣的話還給你,被搶了還想追?也不看看我們是誰?文州,上!」斗篷術士魏琛笑著喊到。

 

「好的!魏隊。」追殺者隊伍中一直沉默的術士說話了,溫和文雅的聲音帶著寵溺,絲毫沒覺得出賣臨時隊友有任何不對,本來就是這群人出爾反爾他當然沒壓力啦。

 

同時間追兵隊伍裡的術士突然反水,在自己周圍下了混亂之雨,追殺者隊伍頓時大亂,魏琛醞釀許久的死亡之門也施展開,除了跟魏琛同一隊伍的喻文州沒事,追殺者小隊瞬間全滅。

 

「唉啊,這小隊身家不怎樣嗎,沒爆橙武就算了連個紫武也是假紫,真心寒碜。」地上除了還沒被系統刷掉的屍體外還爆出了不少武器防器,魏琛一邊愉快地撿起一邊嫌棄到,然而他的語氣卻是如此明快,顯然嫌棄只是嘴上說說而已。

 

「魏隊如果不滿意的話我們可以去爆微草的菁英小隊!」喻文州開心的說。不帶這樣賣敵人的,躺在地上的屍體們想。

 

「今天先別,待會出來吃飯,以前常帶你們去的火鍋店記得嗎?我訂了六點的包廂,今晚好好吃一頓。」虐完菜,魏琛和喻文州兩人走回城,他們倒是不怕尋仇但下線還是選在非戰區比較好。

 

「魏隊你到G市了?怎麼都沒說,我可以去接你的。」喻文州驚訝地說,默默覺得自己被拋棄了。

 

「來幾天了,在忙房子的事,你小子是不用打季後賽了是嗎?不用訓練了?」魏琛訓到,要是告訴他就多出了一個成天跟著自己的小尾巴了,做起事多麻煩,他還沒想好買房的錢要怎解釋呢。

 

「可是好久沒見了嗎!」睜眼說瞎話,上次見面雖然是冠軍賽時候的事,也才不過一星期而已,哪來的好久,魏琛真心覺得榮耀最沒下線的寶座應該頒給喻文州才對。

 

「等會就見啦,急啥呢?」魏琛安撫到,兩人又膩了一陣,噁心無數路人後才各自下線。

 

+++

 

喻文州到火鍋店時店裡人聲鼎沸,作為一個用餐時間的熱門餐廳這很正常,他到後立即上到二樓包廂,剛聽到魏琛訂的是包廂時候他是挺想想歪的,但他也知道魏琛沒特別的意思,畢竟像他這種有名的職業選手尤其隊伍本市被發現絕對是圍觀大貓熊的節奏,想正常外出吃頓飯都得要喬裝打扮外加包廂隔間低調再低調。

 

正如喻文州猜測的,魏琛已經早一步到了包廂,他正對著包廂門口的方向,正和一位女士相談甚歡,喻文州爆氣了,這尼瑪誰啊?他好好跟親愛的魏隊,吃個飯約個會還冒出了電燈泡是怎麼回事?

 

喻文州二話不說關上包廂門,他快步走到魏琛面前抬起魏琛的下巴吻了下去,魏琛覺得喻文州這樣不理智的樣子超可愛,和平常把所有心事都藏好好的乖寶寶相去甚遠,便配合地閉眼張嘴享受這個久別重逢的吻,兩人沉醉在彼此的氣息中,直到對面傳來清脆的口哨聲他們才清醒過來。

 

「兩分三十秒,不錯啊?繼續,做啥停下來?我看好你們可以親到水開呢!」對面俏麗的女子打趣到。

 

「這麼熱情,吃醋了?」魏琛白了她一眼,拉著喻文州在自己身邊坐下。

 

「嗯,好想你。」喻文州大方承認,同時親暱的蹭了蹭魏琛的臉頰。

 

「別鬧了,給你介紹一下,這我剛從國外回來的親姐,魏然;姐,這我男朋友,喻文州。」魏琛非常堂而皇之向對面的笑臉盈盈的女子介紹著,喻文州以神速被出櫃,雖然說剛剛的行為也沒法用其他方式解釋就是。

 

「嗨!」對面的美女和喻文州握了握手,她一襲幹練的白色套裝將商業女強人的氣勢發揮到極限,喻文州沒看出牌子但光看用料就知道應該價值不斐,雖然氣質天差地別,但眉宇之間魏琛和魏然的確有相似的地方看起來是姐姊弟無疑。

 

原來不是約會是見家長嗎?小小的秀了下恩愛應該不算太糟糕吧?喻文州心裡有點緊張,對魏家姐姐靦腆一笑,聽魏琛說過他家只剩他和他姐姐,希望別給她留下壞印象。

 

「臉紅了呢,你從哪裡找到的小可愛啊?」魏然調笑。

 

「可愛也不分妳。」魏琛故意幼稚地說到。

 

「我哪有那麼飢渴,倒是你吃這麼嫩的豆腐也不怕噎著。」魏然指責魏琛老牛吃嫩草的行為。

 

「你上次不是說跟女朋友分了嗎?誰知道你這大魔女餓著沒?」魏琛反駁。原來姐姐也是同性戀嗎?怪不得接受力這麼強,喻文州心想。

 

「當誰都喜歡你家小弟弟啊?想太多!他又不是RDJ。」魏然語氣略帶嫌棄。

 

「行,我知道你不會動我家寶貝就行了,別列舉妳那堆男星了。」魏琛連忙阻止,一讓她聊開可是沒完沒了。等等,喻文州內心震驚,原來姐姐是雙才對嗎?

 

「別那麼拘束嗎!來來來,我一點都不嚴肅喔!我看我們家小琛琛光屁股的次數絕對比你多呢。」見魏琛截她話頭,魏然轉而調戲喻文州。

 

「別那樣叫我!」魏琛氣急。

 

「小琛琛,你說啥我沒聽清!」魏然將手放在耳旁裝作沒聽到的樣子。

 

時間在魏家姐弟的嘻笑怒罵中飛逝,互虧互損黃段子葷段子齊飛,令喻文州大開眼界,所幸魏家姊姊無甚刁難喻文州,就是魏家姐弟感情太好,令喻文州感覺成了陪客,雖然不是約會有些小難過,但看到魏琛開心的樣子絕對可以彌補這一點。

 

「我去下洗手間,你們慢聊,別欺負文州啊!」魏琛席間喝了不少啤酒,他出去前向魏然叮囑到,喻文州沒有跟去,他剛剛已經假借上廁所的名義去付帳了,這麼短的時間再去一次就要被人懷疑那功能行不行了。

 

「滾吧你,我才不會呢!」魏然嬌聲罵到。

 

魏琛離開包廂後氣氛隨即冷了下來,連鍋底殘湯沸騰的聲音都能聽見,喻文州伸手把電磁爐關了,魏然瞧了他一眼,從自己包裡拿出電子水煙抽起來,包廂裡頓時間煙霧繚繞,煙裡帶著甜甜的水果味讓喻文州很不習慣。

 

「你是他第一個帶給我看的人。」魏然突然說到,喻文州望著她沒作聲,她聽起來還沒說完。

 

「你大概也猜的到,我們小時候過的真心不怎麼樣,那些事讓他感情是很絕望的,就我所知,他以前也沒交往過任何人。」魏然的語氣有些感慨。

 

「嗯,我知道,我會愛他,讓他今後幸福。」喻文州說到,他不輕易承諾,但說出口了會竭盡全力做到。

 

「跟聰明人說話就是好,雖然我出去了,但可以幫忙灌水泥沉大海的朋友還是有的。」魏然吐出一口甜膩的煙的同時眼中不帶笑意地甜蜜微笑。

 

「噯,你們沒打架吧?」魏琛不放心他的小貓仔和大魔女共處一室,飛快地回來了。

 

「那麼緊張做啥?我才不會吃了他呢!」魏然收起菸,恢復大咧咧開心的樣子,彷彿剛剛威脅要把人沉大海的不是她一樣。

 

喻文州不由得感嘆,魏琛真心有個好姐姐啊。

 

+++

 

RDJ是誰請看我頭像,他是我男神XDDDD

 

姐姐抽的電子水煙指的是這個àhttp://www.zhihu.com/question/19858845

姐姐在後面太上皇威武還有戲份,雖然我真心沒想好到底要不要她死。


评论(14)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