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絲塔

【全職 喻魏】坐下,我下面给你吃 3(上)-溏心蛋面

第三次溏心蛋面

 

喻文州原本以為他再也聽不到這句話了,然而過了七個快要八個年頭,他再一次聽到魏琛這樣對他說。

 

或許會有人覺得持續一場七年的暗戀很蠢,更蠢的是喻文州連對方在哪裡他都不知道,其實他也有想過忘掉他,忘掉魏琛,他還那麼年輕,不該為一個不知身在何處的人留戀,魏琛剛離開的時候,喻文州曾向自己發誓要忘掉這場暗戀。

 

喻文州也想這麼做,但他做不到啊,他用著魏琛的索克薩爾,帶領著魏琛創造的藍雨戰隊,他周遭的一切好像都在提醒他魏琛對他來說有多重要,為了遺忘他,喻文州埋首於練習,然而最後登上頒獎台的時候,他想起來的還是魏琛,他過得好嗎?到頭來,他所做的一切還是想得到他的認可。

 

別人都說時間是最好的良藥,但對他卻沒有用,他想讓自己遺忘,到頭來卻是陷入得更深,就像是銜尾蛇,吞噬著追逐著自己的尾巴,然而自己卻不停的再生,這吞噬這追逐永遠沒有終點,就像喻文州對魏琛的愛戀,似乎沒有起點也永遠達不到終點。

 

既然如此他就接受吧,既然忘不掉,就繼續想念吧。

 

想見到魏琛本人不容易,但在榮耀中接近他還是有機會的,藍溪閣或其附屬公會,高級術士號,帶團有個人特色,不定期換號挪窩,總是不告而別,迎來罵聲一片,雖然有跡可循,但在那麼多玩家之間找一個人全憑運氣,喻文州很幸運,大多數時間他都可以找到魏琛。

 

每當他覺得心靈疲憊沒有動力支持他繼續走下去的時候,喻文州就會登上他在網遊的小號,找到魏琛所帶的團,混進去,聽魏琛在團裡大呼小叫的指揮著,喻文州從來不開語音,偶爾犯些新手錯誤,他就怕魏琛識破他後又要玩消失的伎倆。

 

有時候魏琛在團裡點名罵他兩句或誇他幾句,喻文州就會開心不已,這時候黃燒天總會以為他吃錯藥了,喻文州就會笑而不語,然後黃少天就會落荒而逃,事實上黃少天也沒有說錯,不過他吃的是戀愛魔藥罷了。

 

其實他很早就知道魏琛加入葉秋所帶領的隊伍的事,畢竟魏琛所有小弟都以為他的小號是個暗戀魏琛的妹子,非常樂意和他分享魏琛的八卦,說實話,除了性別不對他們也沒有什麼錯。

 

雖然如此喻文州卻不敢在這個時候去見他,依照魏琛的個性,如果在他還沒有些成績前殺過去,估計不是閉門羹就是又落跑了。

 

他一直忍到興欣打贏挑戰盃,他就再也克制不了自己如猛水猛獸一般衝出牢籠的思念,大壩決堤也未能形容他的慘狀。

 

當喻文州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已經坐在飛往H市的飛機上了,最晚的一班飛機,到興欣那邊估計半夜了,喻文州很少做是這麼衝動不經大腦,這麼晚過去興欣的人可能還在狂歡或已經睡了,但總歸不是個正常的會客時間,他這時間過去應該很奇怪吧?

 

雖然他早就從黃少天那裡知道興欣的訓練地點,但萬一沒人在呢?萬一他們出去慶祝了呢?而且他要用什麼理由呢?恭喜興欣奪冠?這句話由另外一個戰隊隊長口中說出聽起很奇怪,而且正常人應該只是打個電話或QQ說一聲吧,喻文州越想越覺得自己的行為愚蠢到不可理喻。

 

但他就是好想見到魏琛,只要一眼就好,或許是得知魏琛重回職業圈的消息的時候,突然有了一絲希望讓他可以念想,當他在網遊剛找到魏琛時他只需要看到迎風布陣的臉就可以讓他感到心靈的滿足,但人心就是這麼不知滿足,一開始只是需要得知他的消息又能讓他欣喜若狂,但現在不夠了,明知道魏琛身在何處卻不能去見他的感覺太糟糕,好想要親眼看到他。

 

喻文州真的半夜兩點站在興欣宿舍的大門口,他正舉著手猶豫著要不要敲門,就在他下定決心的那一霎那門被從裡面打開了,而開門的就是他朝思慕想的魏琛。

 

那一刻喻文州簡直要心跳驟停,他盯著魏琛,而魏琛也是用一副”見鬼了”的表情回望著他,魏琛身上還帶點酒氣,聞起來就像是用啤酒洗了個澡,而興欣的宿舍裡則是充滿了酒味,客廳的地板上躺了一大堆人,大概是狂歡後魏琛想開門散散味道,沒料到他卻站在門口。

 

「見鬼的,喻文州,你來這裡幹嗎?」在偷偷捏了自己一把確認眼前的人不是幻覺是真人後,魏琛問。

 

「魏隊,我……」喻文州在魏琛開門的瞬間把他路上想的那些冠冕堂皇的說詞忘光,魏琛看起來氣色還行,臉有些紅大概是因為剛才喝了酒的關係,不愛刮鬍子總是留著鬍渣這點也沒變,整體比他上次見到真人時還滄桑許多,和迎風布陣的形象倒是沒差多少,想來那應該最近照片。

 

「算了,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進來吧。」魏琛有些無奈的看著面對他發呆的喻文州,這小子平時看起來挺精的,對人處事也很正常,但不知怎地在他面前卻總是傻愣愣地,看著喻文州呆愣的樣子讓魏琛想起上次見面時哭得唏哩嘩啦的小貓仔,這種時候來找他做什麼呢?

 

魏琛領著喻文州穿過倒成一片的興欣眾,隨手把亂丟的外套蓋在躺在地上的傢伙身上,既然客廳被佔領了,他們最終的目的地是廚房,要找個有地方做的大概這裡會比較好,總比直接去樓上房間正常點,在踏入廚房的同時,喻文州的肚子很應景的咕嚕嚕叫了起來。

 

喻文州覺得要被自己蠢死了,為什麼他總是在魏琛面前各種犯蠢,明明決定了要表現出最好的一面給魏琛看,但瞧瞧他現在的樣子,好好一個戰隊隊長半夜跑到別的戰隊的宿舍廚房,他這是要坐飛機來吃消夜嗎?他還能再更蠢一點嗎?喻文州簡直想掐死自己。

 

「你才剛下飛機吧?沒吃晚餐?」魏琛彎腰翻找小冰箱同時問到,不過看他翻東西的架式是打定主意不管喻文州怎麼回答都要煮點東西來吃了。

 

「嗯。」喻文州應了一聲,並決定在自己冷靜下來前還是少說話省的多說多犯蠢,雖然把視線黏在魏琛因彎腰而翹起來的屁股上並不是一個好選擇。

 

「你不是還在賽季嗎?怎麼溜出來啦?不像話!」魏琛念了一句,最後魏琛只在冰箱裡找出幾個蛋和看起來有點被凍快不行的青菜,沒辦法,最近忙著比賽,他沒那個閒情逸致煮,更別指望興欣那群四肢不勤五穀不分的宅男宅女們了。

 

喻文州看著魏琛的背影想說自己回答路過他有幾成可能相信,畢竟魏琛喝了酒嗎,說不定可以讓他蒙過去。

 

「你可別回答我說路過,我是喝了酒,但這點酒精還不至於讓我喝矇,你家得在哪才能從G市路過到H市?」魏琛回過頭來瞟了喻文州一眼,又轉頭回去弄兩人的宵夜。



+++


想給親愛的老魏弄個生賀,但無奈等下還要回去上班,先貼一點等回來再補!



评论(6)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