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絲塔

【日常系列】熱潮 (喻魏 ABO)-上

【日常系列】熱潮 (喻魏 ABO)

原作:全職高手

作者:Rastar

分级:R18

警告:ABO生子

配对:喻魏(妥妥的是個A的喻總X看不出來是O的O的老魏)

 

注释:ABO世界觀,私設是只有在發情期才能標記,兩性與ABO性別都能夠正常生育,人口比A:B:O=1:2:1(男女約各半),無Omega性別歧視。Alpha要移除標記比Omega更難,O只要做個小手術切除頸後的腺體(腺體可再生,無先前標記者氣味),A的腺體在腦袋裡切不掉,需要打清除標記物質的針,很貴效果差容易復發,所以這個世界的A通常潔身自好,除非遇到想相伴一生的人否則很少提標記。

 

大綱:老魏再次退役後到H市和退役後繼續當藍雨經理的喻文蘇同居設定,就是下面太清淡了想要吃點肉,因為下面的孩子不會自己生,這篇就是用來彌補遺憾的”孕夫日常”這樣,我就想要吃一碗肉,操懷孕啥的最讚了XDDDDD

 

正文

 

魏琛是被熱醒的,他醒來的時候渾身大汗,只覺得身體很乏力,沒有像是往常午覺睡飽的狀態,拿起手機一看,晚上六點多,昨晚帶公會那幫傢伙搶野圖BOSS搞到太晚了,想說睡個午覺結果卻搞到這個時候,通常這時他都在準備晚餐了,晚餐要弄什麼好呢?簡單炒兩個菜好了,文洲喜歡吃的包菜還有,弄個干鍋包菜好像不錯。

 

奇怪,這個時間喻文州通常回家了才對。

 

夏天太陽下山晚窗外晚霞艷紅,看了就令人覺得溫暖,搞的魏琛更熱了,他無奈地開窗通通風,涼風讓魏琛腦袋清醒了一些,他記得他睡前有開冷氣的,但現在冷氣卻停了,魏琛走到牆邊開燈,來回按了幾次確定不是線路問題,才確認是真的不會亮。

 

魏琛確定他有繳電費來著,怎麼會突然停電了呢?如果不是電費的問題那該不會整棟大樓都停電了吧?噯,那小兔崽子怎麼辦?他們買的這間公寓大廈可是在二十多樓的高樓層,當初也想過要間別墅,但他又不想離市區太遠,出門麻煩,現在可苦了這小子要爬上來,打電話慰問他一下好了。

 

「文州啊……」魏琛慢悠悠的說,他剛剛想說什麼來著?頭突然抽痛一下居然忘了。

 

「魏隊你醒啦?」剛睡醒的魏琛聲音有些沙啞有磁性,喻文州聽到覺得簡直連骨頭都要酥了,同時在心中慶幸”幸好魏琛剛睡醒的聲音只有我能聽到”。

 

「嗯。」魏琛懶洋洋的哼到。

 

「我們小區停電了,今天就先別煮了吧,我正在買你喜歡吃的滷味。」喻文州接過店員遞過來的袋子和找零正在往回家的方向走。

 

「好,順便幫老夫帶點感冒藥,發燒頭疼!」魏琛摸著自己的額頭說到,手和額頭一樣熱根本摸不出來,但肯定是超過正常體溫了。

 

「我還先買了冰啤酒,不過魏隊你頭疼的還是先放著吧,如果不舒服的話再去躺一下,我很快就回去了,愛你!」喻文州拐向附近的藥房,同時向魏琛說到。

 

「少肉麻!」聽到喻文州對他說愛,魏琛斥責到,這小子,都在一起那麼久了還老是這麼肉麻兮兮的。

 

「魏隊!」喻文州用甜膩膩的音調喊了一聲,這聲讓幫他結帳的店員有些驚嚇。

 

「別鬧,我不吃這套。」魏琛拒絕說那句話。

 

「琛~~」喻文州走出藥店的同時撒嬌到,絲毫不理會周圍路人驚懼的目光。

 

「也愛你,快回來注意安全!」知道喻文州沒有聽到想聽是不會放過他的,魏琛飛快地說,隨即掛斷電話,省的像上次一樣差點要玩羞恥Play,魏琛又在窗邊吹了會風,直到覺得冷了才關小窗戶。

 

魏琛原本想洗澡把身上黏膩膩的汗水沖掉,沒想到才剛擦乾身體又開始流汗,情況好像不太對,他好像是……進入發情期了,去他老天爺的,他都已經將近二十年沒來過發情期,今天怎麼會這麼突然發情了呢?

 

+++

 

喻文州回來的時候一片漆黑,這也難怪,畢竟停電了,不過他原本以為魏琛會找蠟燭出來的,和親愛的琛一起吃燭光晚餐肯定是件很幸福的事,和平常有著溫馨晚餐的情況相比,現在黑洞洞的房子簡直空蕩的令人難受,喻文州把晚餐放到餐桌上,準備好水和感冒藥去叫醒魏琛。

 

「魏隊,你還在睡嗎?開個門,我帶了感冒藥和水給你,吃完藥再睡吧!」喻文州有些奇怪,通常魏琛不會特意鎖臥室門的。

 

「不要過來!」魏琛在裡面吼到,他的聲音很嘶啞,聽起來狀況不太好。

 

「魏隊你怎麼了?是不是我惹你生氣了?魏隊你很難受嗎?開門讓我幫你好嗎?」喻文州在臥室外著急地敲門。

 

「不用,我現在……很危險,把水放下你先走開。」魏琛說,喻文州平時挺聽話的,怎麼這種關鍵時刻卻不聽了。

 

「危險?為什麼?我沒有惡意,我不會傷害你的。」喻文州困惑到,魏琛是睡昏頭做惡夢了嗎?

 

「不,我是說我很危險,我會攻擊你,你先出去。」魏琛聞著門外那淡淡的青草香克制著自己,平時聞起來很清新的味道現在對他來說無比誘人。

 

「琛,你不可能傷害我的對嗎?」喻文州的聲音很冷靜,但魏琛靈敏的從中聽出了不對勁,連忙衝到門邊以防萬一。

 

「你這個白癡,你在做什麼?就算退役了也不能拿自己的手亂來啊!受傷了怎麼辦?原本就手殘了還要更殘一點嗎?」魏琛打開門衝上前抓住喻文州往牆上擊去的手,房間裡香甜略帶苦澀的煙草味滿溢出來,原來魏琛的氣味是這樣的,平時掩蓋在菸味之下,難以令人察覺。

 

「看,你不可能傷害我的,所以告訴我為什麼你要躲著我好嗎?」喻文州握著魏琛的手防止他逃回房裡。

 

「我發情的時候會攻擊身邊所有的Alpha,但你……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喻文州這才了解魏琛為何會覺得熱,敢情是到了發情期,但同居那麼久了,怎麼這時候才發情呢?

 

「所以讓我留下幫你?」喻文州蠱惑到。

 

「小兔崽子,這是你自找的!」魏琛惡狠狠地說,雖然尾音有些發抖讓他很沒說服力。

 

「樂意奉陪。」喻文州很愉快的被拉進房裡。

+++


 熱潮 -下

评论(9)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