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絲塔

【特傳冰漾生子】鋒起雲湧-第二章、初吻大作戰(下)

序、學長你怎麼了?   (一)        (二)       (三)

人物介紹、親愛的你失憶了?   (一)       (二)       (三)

第一章、轉學生 (上)  (下)

第二章、初吻大作戰  (上)  (下)

+++

時間推回到今早,夏碎剛回紫藤館時。

「主人,小婷有乖乖看家喔!」小巧的詛咒體女孩飛撲到夏碎腿上,開心的抱著他的大腿,夏碎順手摸摸女孩的頭。

「討厭的眼鏡仔有來過,留下一鍋東西,他還要主人今天記得去醫療班複檢喔!雖然這次小婷放他進來了,不過小婷下次一定會吃掉他喔!」女孩說,不過沾在嘴邊的甜點渣渣讓她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嗯,好乖,我要洗澡,小婷可以去幫我拿衣服嗎?」夏碎在桌邊坐下,拿起桌面的紙巾幫她把嘴角的碎屑擦乾淨,拍拍她的頭。

「小婷馬上就去!」小婷天真可愛的跑開了。

夏碎笑笑,開始收拾桌上的空點心盒,看桌上可觀的數量,千冬歲為了進來可說是下了重本,收拾完盒子才發現在一團混亂下的東西。

「這是?」夏碎突然停了下來,一個書籤壓在空盒下,書籤很精緻,拿近還有點淡淡的花香,粉白色的底上只寫了兩句話:東邊日出西邊雨,倒是無情還有情?

夏碎愣住,一時之間不知該怎麼辦,手摩娑紙面,彷彿可以感受到千冬歲寫出這字句時的緊張和……,夏碎微微皺眉,站起身將書籤收到隨手拿的書中,隨興的塞回書櫃,正當他回頭時,小婷拿著衣服回來了,但她寬大的和服衣袖有些溼掉的水痕。

「小婷還有順便放的熱水喔!」金色的眼中閃亮,寫著快誇獎我的臉讓夏碎忍不住一笑。

「小婷好棒喔!」夏碎在小婷的額頭上親了下,小婷興奮的摀著額頭,周身開起了粉紅色小花,陷入陶醉狀態,夏碎帶著迷人的笑走入浴室。

淋完浴,夏碎躺入浴池中,浸潤在熱水中,無神的看著前方,像是在發呆,又像是在思考,迷濛的霧氣讓紫色的瞳眸染上神秘,夏碎不由自主地回想著剛剛書籤,怎麼辦呢?千冬歲是他的親弟弟啊!血脈相連是不可磨滅的,一模一樣的容貌無時無刻的在提醒他這個事實,所以千冬歲才會用眼鏡把臉遮起來吧,不想看到自己和他有相似的地方。

那是份不能回應的感情啊!別想了,頭好痛,夏碎揉揉太陽穴希望撫平難過,胸口有一種說不清的酸楚蔓延,心臟像是幾千根毫針在扎,細微卻又清晰的痛楚讓他有些喘不過氣來。夏碎突然被開門聲給換回神智。

「要小婷幫主人搓背嗎?」小婷露出半個頭在浴室門外偏頭張望著,頭上的髮髻還可愛的彈了兩下,金色的大眼睛眨啊眨,夏碎一愣,什麼時候多了這種新功能?誰告訴她的,天啊,不要汙染他家的可愛小蘿莉啦!

「不用了,小婷去外面等就好。」夏碎微笑拒絕,嗚,還他清純小蘿莉,夏碎內心默默淌血,他有時間一定要把咒語再改一便。

「好吧,主人有需要什麼的話小婷就在外面喔!」小婷又眨了眨他純真的大眼,才關門走人。

被小婷這樣一打擾,夏碎也沒有什麼心思去想千冬歲的事了,從浴池起身,準備動身去醫療班複診。

夏碎在醫療班的迴廊走著,沒想到月見剛好不在他的診間,不過他聽說是去找米可蕥了,向人問到米可蕥所負責的區域後,夏碎出發找人,就在目標區的門後夏碎停頓了下,裡面的人在聊天,夏碎有預感,聊天的內容一定有什麼用處,因此他站在門外靜靜的聽著。

「所以說妳就因為這種小事跟他賭了?」月見的聲音從門後傳出來。

「這那叫小事啊!事關重大耶!如果冰炎學長真的跟漾漾在一起了,那我的夏冰本要怎麼賣啊!」米可蕥的女聲微微的抱怨著。

賭?冰炎和漾漾在一起?夏冰本?這是怎麼一回事?夏碎默不作聲繼續聽下去。

「那現在情況如何呢?」

「目前夏冰一賠五,冰漾一賠二十,壓倒性勝利!」米可蕥歡快的說。

『喀嚓!』夏碎聽到自己的理制斷線的聲音,忍不住開了門走進去。

「妳說,妳在拿什麼來打賭啊?」夏碎臉上是迷人的溫和微笑,但身後的黑氣都已經具現化了啦!

「沒……沒有什麼。」米可蕥顫抖著說。

「詳細說說吧!」夏碎露出的邪惡的笑容。

「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夏碎冷冷的逼問。

「是。」米可蕥戰戰兢兢答應。

「我跟新來的同學打賭說,你和漾漾到底是誰先奪走冰炎的初吻,一號是賭冰漾,二號是賭夏冰,目前的賭盤是冰漾一賠二十,夏冰一賠五。」

「那你剛剛說的夏冰本是怎麼一回事?」米可蕥不禁縮了縮脖子,嗚,夏碎學長什麼都聽到了啦。

「嗯,是以你和冰炎學長的愛情故事為題材所創作的小說或是漫畫。」米可蕥心一橫眼一閉把真相說出來。

「嗯哼。」夏碎冷哼,米可蕥害怕的看著夏碎,等待夏碎即將施與的逞罰。

「沒有下次,妳可以走了。」米可蕥像是得到什麼大赦,飛快的奪門而出溜的不見人影。

「夏碎你是來複檢的吧,我們回我的診間去吧。」站在一旁觀看整齣戲的月見,終於發話了。夏碎深吸一口氣,平靜心情,兩人回去月見的診間做檢查,月見做玩檢查後順便問他。

「你要不要把衣服拉起來順便治一下上次任務受的傷。」月見一臉無所謂的問。

「你怎麼知道我受傷了?」有很明顯嗎?只是背部瘀青這種小傷而已,放著他自己好就行了,所以他才沒提。

「嗯,你不知道在中庭屏幕的事情嗎?」月見問夏碎,看看了他的背,從旁邊的架子上拿出藥罐,挖出一坨黑呼呼的東西抹在傷處,藥很快的被皮膚吸收,沒有留下一點痕跡。

「屏幕?」還有什麼黑幕我不知道的?

「就是在中庭那邊有個屏幕會不定期播放你跟冰炎,或是漾漾和冰炎的相處情況,昨晚和今早是播你們任務的情形,還有就是當時的賠率,剛剛米可蕥的數據是更早的了,現在兩隊的賠率好像都是一比十平手。」月見示意夏碎可以把衣服放下。

「這是到底是誰搞出來的?」夏碎無奈的問,米可蕥一個人好像沒辦法玩出這種效果。

「就像喵喵剛剛說的一樣囉,是她還有一個叫做小鋒的轉學生,好像還有歐羅坦的樣子。」

「小鋒,沒聽過這名字啊!」夏碎疑惑的說。

「大概一個星期前轉到喵喵他們班上的,和漾漾一樣是個破例生住在黑館,至於容貌我就不清楚了,沒見過他來醫療班。」月見攤手,表示他知道的就這麼多了。

「謝謝你,月見。」夏碎道謝,起身準備離開。

「不會,下次記得要準時來複診就好啊!」月見揮揮手,回過身繼續忙自己的。

夏碎想了想,或許可以藉這個機會讓千冬歲死心吧,眼神中閃過一絲痛苦,夏碎還是拿出電話打給冰炎。

「冰炎,我有事要跟你說,可以出來一下嗎?」夏碎勾起一個邪惡的微笑。

「直接進來吧,別麻煩了。」什麼是非得當面說?冰炎考慮後還是讓他進來黑館。

 

在此暫且不提夏碎和冰炎談了什麼,鏡頭轉回小鋒身上,也就是Solo蛋糕店裡。

「所以我就去上課啦,以後這些時段……」小鋒拿出行程表遞給杜麟說,另一隻手拿著奶茶正要入口,突然雕花杯子穿透小鋒的手掉到地上,碎了一地。

「沒事吧!」杜麟瞪大眼驚恐的問,他剛剛好像看到杯子直接穿過小鋒的手?

「沒事,我來收拾就好。」小鋒表情微愣,隨即又回復正常,會這樣大概是因為他不小心改變了歷史了吧,這次被修改的歷史有關他的出生所以才會這樣,爹地現在應該在出任務,所以是爹地的問題囉!

小鋒揮手讓杯子碎片飛到一起重組,碎片聚合好像從沒打破一樣,小鋒閉上眼在腦內開啟與他的微型攝影機的連結,眼前出現了冰炎黑館房間內的影像,冰炎和夏碎在客廳對話,果然是夏碎,那個難以控制的變數,該怎麼辦好呢?小鋒微微皺眉,嗚,讓他的剋星來剋他好了,啊,還要把爹地叫回來才行。

 

隨即將微型攝影機切換到褚冥漾身上,一大群石蟲緊緊包圍著褚冥漾,褚冥漾一顆子彈一隻的殺,小鋒無奈的看著褚冥漾超低效率的打法,這麼弱的東西還要打這麼久,他的能力果然被壓制得很徹底,幫他把東西爆一爆好了。

小鋒將微微的力量灌入米納斯的子彈中,射出,褚冥漾不敢置信的看到水藍色的子彈不受控制的向四面八方飛去,華美的像是陽光下的噴泉,子彈的痕跡閃耀著淡淡的金色光芒,每一個擊中的聲響都代表一隻石蟲的死亡,褚冥漾目瞪口呆,直到五色雞從遠方衝回來勒住他的脖子質問他才回過神。

「漾〜你居然把本大爺在打的那隻給爆頭了,賠本大爺一隻來!」西瑞開玩笑道。

「無法,我也不知道米納斯怎麼會突然發威,任務完了話我想回去睡覺了。」我昨天被打擾後只睡了一小時啊!一大就被挖起來上課,還被抓來出任務,他只想躺回他的獨立筒彈簧床上睡死。

『不是我做的。』米納斯在褚冥漾腦中輕聲說,不過靈魂已經飄出一半的褚冥漾沒有聽到米納斯的呢喃。

看到褚冥漾轉移回黑館,小鋒睜開眼睛,火焰般的眼睛有種銳利的光彩,接下來該找剋星出場了,小鋒拿出電話撥通號碼。

 

「你很煩惱吧!明明近在幾尺卻不能表達,明明很愛卻不能說出口,血緣是你們最親近的東西,但現今卻成為你們之間最大阻礙,如果有個機會讓他毫無顧忌的跟你在一起,你會想要嗎?」小鋒拋下一個誘餌,等待願者上鉤。

「停!不要再說了!你說這些有何用意?」千冬歲生氣的說,這應該是沒有人知道的,這小鋒到底是從哪得知的?

「呵呵,我有辦法幫你。」銀鈴般的輕笑千冬歲聽起來卻異常刺耳。

「你說你有辦法是什麼意思?」千冬歲忍不住問了,但他被小鋒口中的辦法給吸引住了,有什麼辦法可以讓他跟他在一起。

「你現在馬上回宿舍,脫光了泡在浴缸裡,他會從天而降。」

「你在耍我啊!」小鋒說出了匪夷所思的話,千冬歲第一秒反應是他被耍了。

「我才不會做那麼沒意義的事呢,耍你對我又沒好處。」

「幫我對你也沒好處啊!」

「有啊,事成了你就會欠我一個人情。」

「你到底想要什麼?」千冬歲無力的說,跟小鋒溝通真的是件費腦力的事。

「嗯,到時幫我做一樣的事囉,詳細再說,現在趕快回去泡在浴缸裡,包裹隨後就到。」小鋒說完就直接把電話掛了。

「喂……喂……」千冬歲又喊了兩聲,才有些猶豫的回去宿舍,雖然覺得小鋒說得很怪,但他覺得是真的,再怎樣也比在放大屏幕前看他愛的人跟別人接吻好。

小鋒掛掉電話後呼喚杜麟過來。

「麟兒,把你私藏的東西拿出來。」私藏?私藏什麼?我有的珍本你應該都有才對吧!杜麟心想。

「酒啊,最淡的那種。」小鋒微笑,絲毫不理杜麟一臉驚恐。

 

「漾漾!」聽到叫聲褚冥漾掙扎的從床上爬起,無力的地爬到門口開門,誰教他不敢不開呢,黑館的人他都惹不起啊!

「什麼事?」褚冥漾原本只拉開個門縫,但卻被小鋒硬擠了進來關上門,褚冥漾無奈的看著小鋒,雖然現在不是半夜,但我也還沒睡不需要讓你叫我起來上廁所。

「請你喝個東西。」小鋒像是沒看到褚冥漾無奈的表情,不知從哪拿出馬克杯遞給褚冥漾。

「這是什麼?」馬克杯裡的看起就像是一般的清水,沒有冒泡也沒有怪味,該不會是什麼害人的東西吧?火星人的東西通常不像外表一樣無害。

「一種新飲料,快喝快喝,喝下去比較好睡喔!」小鋒甜笑偏著頭裝可愛,看小鋒一副你不喝我不走的樣子,褚冥漾狐疑的看著小鋒,只好拿起馬克杯,杯子上的咒語同時轉移到了褚冥漾手上,褚冥漾順從地喝下去想打發小鋒離開。

褚冥漾拿起杯子輕輕抿了一口,液體迅速地被胃部被吸收並發揮作用,褚冥漾眼睛自然的閉起,手中的馬克杯掉落,在落地前被小鋒接起,小鋒順勢單膝跪下,像是西方古代的晉見禮一樣臣服低頭。

房間裡的氛圍頓時變得很微妙,小鋒臉上隨時掛著的微笑不見了,紅色的眼不再像溫暖的太陽,眼中的火焰好像熄滅一般彷彿毫無溫度,低著頭的小鋒有一種嚴肅不可侵犯的氣息。

但這些變化都沒有褚冥漾來的奇怪,當褚冥漾再次張開眼時,漆黑的眸子已轉為深沉的祖母綠,身上原本溫和如春風的感覺也立刻轉變為刺骨的暴風雪。

「鋒,你為甚麼會出現在這裡?」綠色的眼眸淡淡的看著跪在他面前的小鋒。 

「這不重要,請您先看看這影像。」聞言,小鋒頭壓的更低了,但他卻沒有回答褚冥漾所問的。只見小鋒揮揮手,褚冥漾與冰炎房間的牆壁忽然變成透明,隔壁發生什麼事看得一清二楚。

冰炎坐在單人沙發上,而夏碎則是半壓在冰炎身上,夏碎溫柔的將冰炎的頭髮撥到耳後,冰炎微微抬頭看著夏碎,眼神中有著些許無辜,似是疑惑又像是默許,默許夏碎的行為。

夏碎的手順著冰炎的臉龐滑下,停在冰炎的下巴,夏碎用手指輕輕勾起,讓冰炎仰起頭來望著他,紫色和紅色的眼對望著,相換著對彼此的信任,空氣中好像升起粉紅色的迷霧,夏碎壓低身子靠近冰炎,而冰炎的眼睛緩緩閉起。

「嘖,回過頭在找你算帳!」褚冥漾微微蹙眉,敢動他的所有物,不要命了!褚冥漾瞬間消失,又轉眼在冰炎房裡出現。

回過頭你就記不得了,哪有可能給你機會算帳,小鋒從地上爬起來吐舌,將馬克杯收拾好,趕緊溜掉。

「滾開。」褚冥漾伸手要推開夏碎,但褚冥漾只是輕輕碰了一下夏碎,剛剛從馬克杯上轉移過來的陣法隨即發揮作用,夏碎連驚訝都來不及就被傳送離開,冰炎瞪大眼看著眼前的人,他很確定這是他的腦殘學弟,但這氣勢他只有在那次看過,不小心到未來的那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冰炎被這氣勢壓的不得動彈,僵在沙發上,褚冥漾推開了夏碎後也學著剛剛夏碎的姿勢,不,應該說更超過,他整個人坐在冰炎懷裡,手攬著冰炎的脖子,臉上表情是和是氣勢完全不合的甜美微笑。

「你是我的。」褚冥漾甜甜的說,隨後將自己的唇覆上,冰炎配合的閉上眼睛。

 

一個輕輕的,淡淡的吻。

 

他的嘴唇很濕潤,是剛喝過什麼東西嗎?冰炎這樣想,這個淡淡的初吻沒有持續幾秒,褚冥漾的唇先離開了,而且褚冥漾身上的威壓消失了,冰炎趕緊張開眼,及時撈住了往後倒的褚冥漾。

冰炎有些緊張的察看褚冥漾的情況,呼吸正常,脈博正常,沒有明顯外傷,初步排除受傷的可能,放個偵測術法,很好,沒有咒術反應,想要翻開褚冥漾衣物檢察得冰炎最後發現,褚冥漾只是,睡、著、了。

冰炎冷笑,很好嗎!看褚冥漾身上的威壓消失得差不多,冰炎直接給這個癱在他身上的傢伙一巴掌,好讓他清醒,清醒。

「啊!學長你幹嗎打我?」褚冥漾摀著臉頰往後退,沒想到卻從冰炎身上摔到地板上。

「你什麼都不記得了嗎?」冰炎雙手環胸一副準備嚴刑拷打的樣子。

「記得什麼?耶,奇怪,我不是在我房間睡覺嗎?怎麼會跑到你這邊?」褚冥漾揉揉摔疼的腰,從地上爬起來,驚訝的東張西望。

「你真的不記得了?」冰炎在靠近一步逼問。

「學長你跳針了,我就上完符咒學回來就去睡了啊,有什麼好記得的?」褚冥漾疑惑的問。

「沒事,快滾回你房間睡你的大頭覺!」冰炎放棄問褚冥漾答案,反正那個幕後黑手一定知道。

「那我回去睡了,掰掰。」冰炎揮手示意褚冥漾快走。

「奇怪,我到底怎麼會在那裡?算了,睡覺比較重要。」褚冥漾飛撲回床上時想。

 

再回來看看小鋒,小鋒回到房間的第一件事是拿出手機打電話給歐羅坦。

「歐羅坦,結果出來囉,妳在屏幕那邊啊?」對方手機的背景音充滿了吶喊和尖叫聲,不時傳出『我是人生的贏家!』,或是『幹,輸到脫褲啦!要跑路了啊!』,各種稀奇古怪的聲音無奇不有。

「唉啊,我們和喵喵之間的那個就算了啦,不過私下賭的還是要給我,嗯,對就那個帳戶,這次合作愉快啊,期待下次合作囉!好,一定一定,就這樣囉,掰掰。」小鋒掛掉電話,開啟了桌上的屏幕。

 

「嘩啦!」夏碎怎麼也沒想到他會被褚冥漾推到這裡,全身赤裸的千冬歲驚慌在他身下地看著他,平時為了遮去容貌的眼鏡摘下來放在一旁,露出了跟他一模一樣的容顏,雙頰緋紅,不知是因為熱水澡還是因為他摔到他身上。

「哥!」千冬歲弱弱的叫到,一點都沒有平時精明幹練的樣子,反倒是像大雨中被主人遺棄的可憐小貓,被濺上來的水而弄濕的頭髮還在滴著水珠,晶瑩的水珠沿著頸項流到鎖骨,夏碎的眼神不自覺的跟著水珠飄移,頓時覺得自己的下身產生了很不良的反應,夏碎趕緊站起,此舉讓浴缸裡的水又更少了一些。

「哥,你要不要在這先洗澡?我這裡有你的衣服。」千冬歲忍不住打了個冷顫,也跟著站了起來。

「啪。」小鋒關掉螢幕,既然確定夏碎完整無缺,那他沒必要繼續看了,接下來該做什麼呢?眨了兩下眼睛,又拿出手機,不經思索的撥出號碼,等待接通的時候,小鋒的眼神有些懷念,有些溫柔,好久沒見到他了呢!

「喂,寶貝,是我,有沒有想我啊?好乖,我想請你幫我做一件事,不難,很簡單的。」小鋒微笑,紅色的眼中又燃起玩味的火焰。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