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絲塔

【原創】【Avengers】Always with you一生陪伴(狗狗Steve/Tony)-13

+++
本子販售點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




Tony一回到家中就把Steve關禁閉到Tony自己的房間,Steve進到房間的第一反應當然是扒門,希望可以引起Tony的同情心,可惜Jarvis告訴他Tony已經進入地下室了,Steve覺得很沮喪和無奈,在他努力三個月救回Tony的獎賞居然是關禁閉?但是Steve又無可奈何,只希望Tony有看那些他和Jarvis收集的資料,不要讓他們的心血都白費了。

接下來Steve前往浴室,他需要洗個澡,滿嘴的血味道噁心死了,而且他覺得牙上好像卡了什麼東西。

在Jarvis的機械手幫忙下,Steve終於把東西弄出來,那是一枚戒指,看起來挺古樸的樣式,戒面的部分刻了有些抽象的風的圖騰,他在調查綁架Tony的十戒幫時有看過類似的戒指,那個恐怖份子首領有一個刻著火的戒指,他也叫傭兵們一併帶回來了。

就這枚戒指來看,Stane應該也是十戒幫的人,但Tony的事怎麼說?Stane藉由恐怖份子的手來殺Tony?可是一開始恐怖分子是想要對Stane要求贖金,那就是那段影片的對話,難道說他們起內鬨了?很有可能,但是Steve更傾向於他們不認得彼此,或著說恐怖份子那邊不認得Stane是他們一夥的。

奇怪的分支結構,平行的階層是不認得彼此的,但為何這兩個分支同時盯上Tony了,上面應該還有在下指導棋,這讓Steve也懷疑是不還有其他的幫眾,如果是用戒指來代表的話應該有八組團伙,想到這個數字Steve就頭疼,如果每個都是像恐怖份子的那個有一整個基地的人員就不好辦了,但是像是Stane這種只有一人但是卻狡詐的傢伙也不好對付,但可想而知不論是哪種敵人,Tony的未來可不會太平順。

+++

Tony思考著為何Steve要咬Stane,他不認為Steve是未經開化或是非文明的野獸,他所知道的Steve是溫和而且善良的,早上還在親吻他臉頰的小寶貝怎麼會搖身一變成為咬斷人手指的惡魔呢?

是什麼原因驅使他這麼做?Tony讓Jarvis查清原因,Jarvis立即將過去三個月來他和Steve一起收集的資料呈現在Tony面前,從與電視台節目的計畫流程與資金流向,到准將與Stane的交易及對話紀錄,甚至到Stark辦公室內攝影機拍下的Stane偽造Tony簽名的紀錄,無數的訊息恍如潮水一般朝Tony撲面而來。

Tony不相信這些是真的。

他不想相信Stane是這樣的人,他不願相信Stane是造成他這種境地的幕後黑手,那是Obadiah Stane啊!一個被他當作父親角色的人,他為何要做這種事情?難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最後來收割他的成果,而那些溫馨的關懷及慰問都是假的,原來他做的一切都是在演戲?Tony不願再細想下去。

Tony尖叫讓Jarvis把資料收回去,他現在不想看到那些,Jarvis聽令的將資料收回換上了空白的面板,Tony在上面勾勒新的反應堆的草稿,他需要工作,工作可以使他忘掉他剛才看到的那些。

當Tony再次回過神來時他已經組裝好了新的反應堆,只差把胸口這個換下來,Tony躺到車庫的沙發上把反應堆換好,他一手枕頭下另一手舉著舊的反應堆,幽幽的藍光照著他的臉,他也不確定下一步該怎麼辦,Tony閉上眼,任憑睡意將他擄獲。

Jarvis讓Dummy幫Tony蓋上毯子,同時解開Steve的門禁,聽到解鎖的輕微喀嚓聲Steve機敏的醒過來,實話說他覺得很難過,當他費盡心思去救之後Tony沒有感謝他,反倒只因為他想阻止Tony和錯誤的人往來就被關了禁閉。

Steve跳下床想去實驗室看看Tony,不知道這個時間他睡了沒有,Steve真心不希望Tony搞壞了身體,如果可以他希望Tony永遠是平安快樂的,而不要為了這些事情煩心,可惜他現在做不到,但他會朝著這個方向努力。

當Steve到實驗室時,首先注意到的是趴睡在沙發上的Tony,就在Steve靠近的同時Tony抖了一下,Steve猜想他大概是覺得冷了,畢竟Tony身上的毯子大半都滑落到地板上,Steve覺得這個小壞蛋好氣又笑,他把Steve關在自己臥房裡然後自己跑去睡沙發,這邏輯明顯不對啊,這到底是要懲罰誰呢?

Steve輕巧的跳上沙發咬起毯子蓋到Tony的身上,他的動作小心翼翼的,他可不希望把Tony從難得的安眠中吵醒。

「Steve……冷。」Tony半夢半醒的說,他的聲音有些沙啞,讓Steve不由得擔心他是不是要感冒了,Steve正想讓Jarvis調高空調溫度,他就被Tony一把撈進懷裡,Steve嚇得在Tony懷裡掙扎,前掌還不小心打到Tony臉上,但是Tony就是不肯放開他。

「Steve你不要亂動會掉下去。」Tony睡意朦朧的說,他把臉埋到Steve的脖子上,熟悉的溫暖的味道,家的味道,Tony帶著微笑繼續睡去。

看Tony連眼睛都沒睜開的樣子,Steve心軟了,既然Tony想抱就讓他抱著吧,反正又不是沒和他一起睡覺過,從Steve的角度可以清楚的觀察Tony,嚴重的黑眼圈、癒合中的傷疤、青紫的瘀血,他真不想在Tony臉上看到這些,它們提醒了他Tony所受到的傷害。

『我會用一生陪伴你,保護你。』Steve在心中默念他的誓言,他聽著Tony安穩的呼吸,陪伴著Tony墜入夢鄉。

+++

Steve醒來的時候Tony正飛在半空中,這句話完全是字面上意義的,Steve有些驚訝的看著正在玩飛行靴的Tony。

「嘿,小寶貝,你醒了啊!」努力維持平衡的Tony抬起頭和Steve打招呼,手中的噴射氣不小心掃過Dummy所在的範圍,搞不清楚狀況的Dummy立刻用爪中的滅火器噴了Tony全身都是消防泡沫,莫名其妙受到攻擊的Tony立刻掉下來,感謝有先見之明的Jarvis事先在地上鋪了軟墊Tony才沒受傷。

但是一連串的骨牌效應逗Steve十分開心,這樣的實驗室插曲讓他覺得像是回到以前快樂的日子,他在一旁畫畫然後看著Tony搞出各種匪夷所思的實驗意外,這算是這一段緊張日子裡的調劑了。

Steve跳下沙發的同時差點滑倒,他踩到了個小輪子狀的東西,Steve驚訝的發現那是Tony在阿富汗的山洞時做的反應堆,不過它怎麼會在這?Steve看向Tony同時發出疑惑地嗚鳴。

Tony望過來隨即了解Steve在困惑什麼,「那個是舊的,我已經升級了反應堆,昨天弄完睡著就掉那了,你喜歡的話舊的你就拿去玩吧。」Tony用手敲了敲胸前新的反應堆說,Steve沒看出兩個東西有什麼不同,但他猜想Tony大概又弄了不知道什麼新改裝吧。

Steve先是把反應堆拎到他專屬的寶物箱後才跑到Tony的桌上去找了條抹布,就在Steve幫Tony擦臉同時Tony說道「我在你睡覺的時候看了Jarvis給的資料了。」他的聲音有些沙啞,手撫上Steve靠過來的頭,Steve只是默默進行著清潔工作,Tony就算是看了但不相信也沒有用。

「Steve,很抱歉我昨天把你關禁閉了。」Tony似乎下定決心地說,Steve停下動作抬起頭看了Tony一眼。

Tony很少開口道歉,就算做錯了什麼他通常也只是另外想辦法彌補,而不是坦承的道歉,Steve把這項行為歸咎於Tony性格中的驕傲以及怯弱,Tony太多驕傲而拉不下臉,同時又太過怯弱而不願去面對他人不原諒的可能,然而Tony剛才對他坦承了歉意。

這讓Steve覺得自己是特別的,這可是連Pepper都沒有的待遇,Steve樂壞了,但他表面上還是維持著平靜,畢竟Tony只是到了個歉,又還沒說他以後都不和Stane往來了。

「我想過了,Stane做的這些大概是有理由的……」Steve簡直不敢相信他聽到了什麼,為何Tony被害的那麼慘還相信Stane有理由,他看平常Tony很聰明的啊,還是他去阿富汗的時候摔到頭導致智力缺損,不可能啊,他剛剛還弄了兩樣高科技玩具出來,這麼來說智商應該沒問題啊。

Steve的瘋狂的猜想被Jarvis打斷,他通報說Stane正在門口是否要讓他進來,Steve覺得Jarvis的聲音中略帶冰冷,更擬人的描述是,Jarvis的聲音裡帶著濃濃的不爽感。

Tony叫Jarvis讓Stane在客廳等著,他和Steve立刻就上樓,聽到這個決定Steve覺得自己快氣炸了,但又無可奈何,他大概能理解為何Tony到這種地步了還在為Stane找理由,如果是Dr. 或是Howard背叛他的話,Steve自己大概也會想要找理由為他們開脫。

Stane看到Steve時明顯縮了一下肩膀,但很快就恢復原位,臉上扯出笑容面對Tony,Stane在Tony坐到沙發上的同時用他包著紗布的手去拍Tony的肩膀,Steve清楚的看到他手上的空洞,Steve發出一聲警告的輕哼後就趴到Tony和Stane位置的中間,惡狠狠地瞪著Stane,Stane對他皺眉,但礙於Tony放在Steve頭上順毛的手又不好發作。

Stane來的目的依然是說服Tony不要放棄武器部門,和昨天在辦公室說的話並無二致,Tony想當然還是拒絕,並且攤開Jarvis和Steve蒐集的證據質問Stane,Stane辯白說他有他的苦衷同時做出傷痛欲絕的樣子,Tony又開始為難,他很想相信Stane的說法,但是全部證據都顯示Stane只是想把他除之後快罷了。

Tony嘆了口氣,想去拍拍Stane的肩安慰他,Steve警戒起來,就如同Steve擔心的,就在Tony要碰到Stane的時候,Stane突然從口袋中拿出一個像筆的東西,Steve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是他跳起來想要阻止Stane的動作,但卻晚了一步,那個小東西發出一種極低的嗡鳴聲,Steve感到頭部劇烈的疼痛,就像是裡面有東西要爆炸了一樣。

Steve只來得及把Tony撞得離那東西遠一點,然而Tony依然受到攻擊,無力的倒向沙發,Steve自己則是摔落地面。

Stane一腳把無力反抗的踹到旁邊,Steve摔到客廳中央,痛得縮起身體,雖然很痛但是他認為內臟應該沒有受傷,但是耳朵有東西流出來的感覺,Steve強打起精神,Tony還有危險,他還不能倒下,要不然誰來保護Tony。

「真不知道該說你聰明還是傻,既然都握有那麼多證據了還敢讓我進來。」Stane挑眉微笑一副好笑的樣子。

「為什麼?」Tony痛苦的問,他是真的不相信Stane會做這種事。

「你問為什麼,告訴你這個快死的傢伙也無妨吧,一切只是我不爽罷了,Howard死後是我撐著公司,你什麼都沒做憑什麼當董事長、CEO,就算回來後有那麼點貢獻,如果當初沒有我支撐公司,你以為Stark企業還會有今天的榮景嗎?而你,奪走了原本應該屬於我的一切,這就是為什麼。然而,你在最後還是可以為公司付出一些微小的貢獻的。」Stane冷笑,同時伸手將Tony胸口的反應堆取走,瀟灑離去。

Tony哀莫大於心死,他的錯信不僅害了自己,也害了Steve,他聽到Steve剛才被踢飛出去時的沉重落地聲,Steve和Jarvis明明就已經多次警告他了,但是他卻冥頑不靈的看不出來,以至於他現在只能坐在沙發上等死,等待著彈片刮破他的血管內出血而死,沒有反應堆他的死亡只是早晚的問題而已,Tony覺得自己的呼吸變微弱,他閉上眼等待死亡的降臨。

Tony突然覺得胸口一重,有重物壓到他身上的感覺,他微微睜開眼,是Steve咬著他的舊反應堆努力地想幫他裝回去,Steve的耳朵流下血色的液體將他的金毛染紅,他身後的地上也都是那個像血的東西,當Tony看向Steve時,Steve也注意到了Tony在看他,他稍微抬起頭對Tony露出了一個可算是笑容的表情。

Tony無法控制的流下淚水,他毫無抵抗的接受自己將要死亡的事實,然而Steve卻盡他最大的努力在幫他,想要扭轉這一切,甚至不顧自己的生命。

Tony虛弱的抬起手將反應堆轉向正確的位置,Tony覺得自己又能呼吸了,看到Tony恢復的樣子,Steve開心的微笑同時眷戀地看了Tony最後一眼,他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再醒來,他會非常難過沒有辦法陪伴Tony往後的人生,然而他盡力了,他用盡一生陪伴Tony、保護Tony,而他覺得這很值得。

「Steve你不要死,你不准死,我還沒有過完一生呢,你不能食言,你才不會說到做不到對不對,撐下去,Steve!」Tony慌張的胡言亂語,同時抱起Steve衝到地下室衝進車裡,他要帶Steve去醫院,Steve不會死的,他不可能就這樣死的,他才不會讓Steve就這樣離開,Steve還沒實現他的諾言呢。
+++

當Tony衝進最近的一家的獸醫院時,嚇傻了裡面所有人,當一位穿著皺巴巴的無袖背心和沾了血跡的牛仔褲而且臉色蒼白的男人,抱著一隻看上去差不多掛了的大狗進來時,是個正常人都會被嚇到。

其中一位較年長的女獸醫從過來將Steve從Tony手上接到擔架上,她俐落的指揮助理們將Steve送去手術室,「看他出血的情況起碼有顱底骨折,詳細的病情要等X光片出來,如果情況不樂觀的話,我們也不希望增加他的痛苦,或許安樂……」她輕聲對Tony說,但還沒說完就被Tony打斷。

「不,絕對不要安樂死,Steve是我的親人,我絕對不會這麼做的,不用擔心錢的問題,需要手術的話也請一定要做,請您務必救他。」Tony著急的扯著女醫生的袖子顫抖的說,他不要Steve離開他,他承受不了這個。

「放心,我們會救他的,我們會救Steve的,情況沒糟到那個地步。」見識多廣的女醫生像媽媽一樣,把Tony攬進懷裡安撫的拍拍Tony的背,穩住正在發抖顯然快崩潰的Tony,Tony在安撫下漸漸平穩下來,女醫師又說了些安撫的話,但Tony沒有聽見,女醫師嘆了口氣,囑咐護士們看好Tony便進去手術間。

Tony不曉得時間過了多久,等待的時間好像變得無限長,他就只是呆呆地望著手術室的燈亮著,內心向他所知道的一切神明祈禱著Steve會沒事,就算之後要付出什麼代價都可以,只要Steve好好的活著就行。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