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絲塔

【特傳冰漾生子】鋒起雲湧-序、學長你怎麼了(三)


+++

本子販售點  序(一)  序(二)

+++



「哥,你信嗎?」千冬歲轉頭面向夏碎,臉上就是一副我打死也不相信的樣子。

「我不知道該不該信。」夏碎臉上的表情有點微妙,因為他剛剛才被冰炎說好年輕,這種玩笑不太像冰炎會做的,也許三十年後的冰炎比較有幽默感吧?

「穿越嗎?好酷喔!」喵喵開心的用手捧著臉,眼睛變成愛心狀。

「……」萊恩沒說話繼續隱形中,只看到一顆飯糰飄在空中。

我低頭苦思學長這句話的可能性,綜合學長今天上午的怪異行為,似乎,真的,好像有可能唉,所以說是從昨天打時之獸的時候就出問題了,那我撿回來的那個學長就是三十年後的人囉!

冰炎看了一眼思考中的漾漾,看著他緊皺的眉、扭曲的表情,心裡突然有個地方柔軟了下來,他想家了,想回到那個有著他的褚的地方,雖然這邊的生活很輕鬆愜意,但這裡到底不是他該留的地方。

冰炎站起,微笑向大家告別,伴隨著眾人驚愕的目光,往餐廳門走去,瞬間門中出現了一片匪夷所思的景色,蟲鳴鳥叫,奇花異草,是一個美麗的花園其中還有個小巧精緻的涼亭,這一切在冰炎過去的同時消失不見,一進入無殿的範圍,冰炎就往涼亭走去。

「耶,那個老師被你氣走了。」扇背對著冰炎在櫃子裡找東西,地上四周丟了一地小玩意。

「這不是我的問題吧,你們原本就要辭退他了不是?」冰炎也不介意她沒有正對著他,逕自在沙發上坐了下來,一旁茶几上的茶壺跳了起來,為他倒出一杯熱騰騰的茶,冰炎禮貌的道謝。

「這麼說也是,好啦~~現在缺了一個必修科老師,你有沒有什麼好人選?」扇又往後丟了個亮晃晃的東西,嘴裡喃喃地念著到底在哪啊?

「小鋒,那小子之前還跑到建中代課,他越來越不好管了。」冰炎偏頭閃過迎面而來的小刀,悠閒地聞著清幽的茶香。

「喂,我是說老師人選啊!怎麼舉你兒子呢!」扇有些不滿的叫著,同時又把身體往櫃子深處探去。

「內舉不避親,外舉不避仇。」拿起茶杯冰炎優雅地啜了一口香味四溢的包種茶。

「真是……啊~~終於給我找到了。」扇興奮的舉起一條金色細線,它柔軟的隨之晃動漾起一個漂亮的弧度。冰炎悠悠地抬頭看向扇手裡的金線,隱隱地覺得有一股破時空的力量在裡頭。

『時間不設限,相交一瞬間,過往去來連接此空間。』扇雙手合十夾著那條金線,閉上眼吟唱了幾句咒文。

金線「啪」的一聲打開,拉出了約兩個人通行的寬度。

「記得靠左邊走,不管看到什麼都不要回頭。」扇最後提醒著冰炎,他點點頭踏入通道。

面對未知的前方,颯彌亞沉下心來,精靈一貫的笑容也不見了,艷紅的眼閉上,手摸上牆,一瞬間無形的波動穿透整個通道,但放出去的力量沒有再回來,颯彌亞也不介意,早料到會有這樣的結果,不過他奇怪的並不是這個地方,他很清楚高中時代的他應該是到未來去了,既然他是穿越到三十年前,那為什麼他沒有這段記憶?既然沒有記憶,那他為什麼會覺得這個通道很熟悉?

一切都像是壟罩在迷霧中看不清。

而且他覺得接下來他還會聽到鼓勵的話,一種說不明的詭異:他什麼時候被人消除記憶而不自覺,看來找個時間去醫療班檢查看看好了,或許回去給瀾瀾看也行,小女孩在那混得不錯,醫療班的大瀾瀾和小瀾瀾,想到就覺得很爆笑。

算了,呆呆站在這也無濟於事,颯彌亞邁開步伐向前。

永無止盡的通道的前方,隱約出現了個黑點,颯彌亞持續往前,而黑點也以相同的速度靠近,不一會兒他看清了,那個黑點是他自己,過去的自己。

很快的他們已經近在幾呎,近到颯彌亞明瞭地看到他的形貌,在外表上他們兩個並沒有什麼不同,歲月之神好像特別偏愛他,三十年的光陰未曾在他身上留下一絲痕跡,雖說如此那種略帶青澀的表情實在可愛,就像小孩子硬要模仿大人一樣,我有這麼可愛的時候嗎?我自己怎麼不知道。

微笑又重回颯彌亞的臉龐,兩人擦身而過,倏忽間腳步聲只剩下一個,颯彌亞想回頭看,卻銘記著扇『不管看到什麼都不要回頭。』的囑咐,不能回頭總有別的辦法吧!

颯彌亞開口,以堅毅的語氣鼓勵著。

『不要停下你的腳步,不要徘徊猶疑,你有你的未來,操之在你的手中,只要你想,你就能做到。』精靈語輕脆的音節如潮水般擴散,在通道內泛起一波波漣漪。

冰炎從時間隧道跳出來,碰巧看到扇背對著他在撿東西,好機會不多有,二話不說往她潔白的和服踹過去,立刻在和服上留下一個黑色腳印。

「不知感恩的小鬼,也不知道是誰讓你回來的!」冰炎也不理在身後大吼大叫的扇,離開涼亭回到主宮殿,熟門熟路的推開一扇門,門外是黑夜中的黑館,拖著有些疲憊的身軀回到房間,隔壁房的褚冥漾此時也回來了。

知道他以後也許會是他的愛人,冰炎心中忍不住感升起一種古怪的情緒,噁心嗎?不是他又不排斥同性戀,可是自己是的話就有點……開心嗎?好像也不是,雖然他很可望有個家庭,但一時之間他實在消化不能。話說回來他們怎麼會有孩子啊?這真是個天大的謎團。

冰炎舉起手要開門,此時手上的青色印子就顯現了出來。

「學長你的手怎麼了?」一旁的漾漾看到了立刻就問。還敢問,這是你用的,想當然,冰炎不會實話實說,他只會。

「啊!學長你幹嘛打我?」漾漾揉著被打的地方,不明白學長為什麼突然發飆。

「我高興。」誰叫你捏我捏得那麼大力,雖然不是這個時代的你,但總歸是同一人啊。

「學長你恢復正常了!」漾漾感動的笑了,今天怪怪的學長又恢復正常了。

「你幹嘛笑的一臉噁心!」被打還高興啊!

「沒什麼啦~~」漾漾笑笑的回去自己房間。

冰炎轉開房門,卻聽到裡面有電視的聲音,而且還是財經台,等等我房間沒電視吧!這聲音打哪來的?往內看,一身休閒服的大男孩坐在沙發上,手裡還拿著本書,電視則是把它當廣播一樣聽。

「小鋒,你怎麼在這裡?」

「我也不知道耶!我只是用空間法術走回房間就變成這樣了!沒想到這麼少女小說的劇情也會發生在我身上啊!」小鋒用手支著臉,感嘆了句。

冰炎瞪大眼不知該說什麼。

「事出突然,所以我現在沒身分,收留我一晚吧!我不佔空間的,一個籃子的位置就夠了!」小鋒偏頭眨了眨眼,笑著說。

 

鋒起雲湧 序 學長你怎麼了?The End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