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絲塔

【特傳冰漾生子】鋒起雲湧-序、學長你怎麼了(二)

+++

本子販售點  序(一)

+++

用學長牌傳送陣,到達教室門口根本不用十分鐘,在我走進教室前裡面早已人聲鼎沸,不過老師還沒到,到處都亂烘烘的,我先進去找位置了,所以沒有注意到學長沒有跟在我後面,而是走到講台上站定。

「漾漾這邊有兩個位置喔,坐這裡吧!」喵喵看到我在找座位,熱情的說。

「謝謝啦!學長……」正當我回頭找學長時,驚愕的看到這一幕。

纖細修長的手指往講桌上敲了三下,喧鬧的班上漸漸安靜下來,大家瞪大著眼看著學長,好奇他接下要做什麼?畢竟他一副氣態神閒,準備開始教課的樣子。

「學長你在幹什麼?」我壓低聲音問,頭疼,天啊!早知道今天早上覺得他怪怪的時候,就直接把他拖去醫療班就是了。

「上課啊!快回去坐好。」學長揮揮手,要把我趕回座位去。

「這不是你的課,學長你快下來吧!」我好像有點瞭解了,學長現在是想教課吧!先順他的話說下去好了。

「不是我的課?」嗯,好像不是,沒辦法當教授十幾年了,看到講台就很習慣的走上去了,漾漾抓著學長的手把他帶下講台。

而站在教室外的老師正好看到這一幕,他不服氣,平常都要他聲嘶力竭才會安靜下來的班級,居然乖乖聽一個高三學生的指令,就算他是黑袍也太囂張了。老師走進教室同時狠狠的瞪了學長一眼,坐在我旁邊的學長則當作沒看到。

「各位同學,翻到開第一百二十三頁。」全班不約而同地「嘖!」了一聲,沒好戲可看了,不情不願地翻到頁次,準備聽老師念經。

學院中四季如春的天氣再加上昨天照顧學長到太晚,我上課沒多久便睡著了。

 

颯彌亞看到漾漾睡著後,更是貼心的架了一個隔音結界,讓漾漾更好眠。老師看不過去,上課睡覺還放了個隔音結界,是擺明不聽課是吧!此舉剛好給了老師光明正大了理由出氣,他舉起了手,向前伸的手掌上聚集了一些黑氣。

「勸你別這麼做。」絲毫不帶溫度的話從颯彌亞口中吐出。

「你說什麼?別以為你是黑袍就可以放肆,課堂上怎麼可以對老師無禮!」台上的老師生氣的整個脖子都紅了。

「陳述事實而已,他沒必要醒來上這種課。」颯彌亞扯開一個不屑的冷笑,嫉妒學生的老師啊!可笑!

「囂張的傢伙,還黑袍呢!看你長成這樣說不定是走後門來的。」語音剛落,老師身旁就結起了冰,降下暴雪,而暴雪中還間雜了拳頭大的冰雹,頓時間跟溫暖如春的教室形成強大對比。

「有沒有實力大家都很明白,何須我多說!」聽到汙衊的話,颯彌亞表情未變,依然是雲淡風輕的微笑,只是大家都心知肚明那冰風暴從何而來。所有人都等著看後續的發展,只有身在風暴旁的漾漾仍舊睡得香甜,但他好像覺得有些不安穩而醒了過來。

奇怪不是在上課嗎?怎麼這麼安靜啊?我揉揉眼睛又打了一個哈欠,打到一半時下巴掉下來了,老師怎麼被冰封了啊,亮晶晶還頗好看得咧,比平常順眼多了,不對這不是重點,學長這是你幹的吧!你今天真是給我太多驚喜了,你就不能平凡過一天嗎?看到我醒了,學長隨即解除隔音結界。

「學長放過那個老師吧!」我說。

學長好像不意外我會這麼說,彈個響指,機車老師身上的冰開始慢慢溶解,不過真的很慢,頂多看到水一點點低落。

「學長!不要玩他了。」我無奈撫額,今天學長好像有點童心未泯?

「悉聽尊便。」颯彌亞不在意的聳聳肩,再彈個響指,冰雕就完全消失無蹤。

解除冰雕狀態後,老師立刻逃出教室,全班望著空蕩蕩的講台爆出一陣歡呼聲。

喔,好吧!當作提早下課也不錯,就是不知道他會不會有膽再來上第二堂課,不幸中的大幸是接下來的課,學長都很乖,乖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境界,所有的課他都去上了,重點是這些都是「我選的課」,學長沒選的也都給人家跑去旁聽,搞的人家老師膽戰心驚的,中午當我們走出教室時,老師是用一副「謝天謝地終於走了」的表情歡送我們離開。

中午我們一群人在餐廳裡吃飯,隨便找了座位坐下。

「我去拿吃的吧!」學長很奇怪的自告奮勇去幫忙。

「不用,學長你坐著就好。」你今天惹夠多注目禮了,再來一些我受不了。

「好吧!」學長無所謂的坐下,絲毫沒有因為我拒絕他幫忙而生氣,要是平常肯定一副「我幫忙你就該偷笑了」的樣子,今天學長實在好怪啊!真懷疑他是不是被外星人洗腦了。我就在這樣胡思亂想中離去了,冰炎則是不知從哪拿出一本原文書看,這時夏碎從門口走了過來。

「冰炎,你有看到千冬歲嗎?他剛剛約我來這。」 

「有,他們去拿吃的了,先坐吧!他們等一下回來。」原本在看書的颯彌亞看了一眼拉開椅子的夏碎。

「我突然發現你好年輕喔!」

「冰炎,你這是在嗆我嗎?」我記得扣掉一千年的話我比你還大耶!

「我沒有別的意思。」颯彌亞的視線回到書上,同時間漾漾他們回來了,兩人便停下這個無意義的話題。

「哥!」千冬歲一見到夏碎立刻湊過去,開始寒須問暖。

吃飯時間大家開始聊一些趣聞,聽到笑話時學長卻沒以往的冷笑一聲反而微微彎了嘴角溫和地笑著,我看了惡寒。

「學長你到底怎麼了?」我實在忍不住了,不對勁,超級不對勁,學長你不是被洗腦而是被附身了吧!附身學長不好吧!還要重新建立人際關係多麻煩,你就老實招供吧!說,你到底是誰?

「坦白講好了,我雖然也是冰炎,但我來自三十年後的未來。」冰炎有些無奈的解釋,看向褚冥漾那張不知如何是好的臉,想了想還是不要把他們已經是夫妻的事實講出來好了,省的他更驚恐,聽完冰炎解釋,眾人面面相覷。

+++

序(三)

+++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