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絲塔

【特傳冰漾生子】鋒起雲湧-序、學長你怎麼了(一)

+++

本子販售點

+++

序、學長你怎麼了?

時間:學長剛從族中回來的那學期(現在與我同念高三)的某周三下午

地點:某族聖地

大綱:跟學長去排除誤闖的時之獸

 

古色古香的廟宇,散發著一種寧靜幽遠的氣息,不過此時卻發出不合時宜的爆炸聲。


「學長我在這啊,請不要炸我。」


「嘖,誰叫你要站在那讓我炸。」學長抽出另一張爆符,很酷的說。


對不起喔,那你帶我來做雕像幹什麼呢?你根本一個人打就綽綽有餘了。我哭。


「褚,閉腦。」學長轉過來瞪我一眼,你不是說過不再聽我心聲了嗎?


「不用聽也知道你在想什麼。」


「是,學長小心後面……」我連忙召喚出米納斯,朝學長後面那隻時之獸射去,不過慢了一步,學長將凌雲凋戈反持迅速的插入後面的時之獸。


「反應還不夠快。」他批評。


意想不到的是身上插著幻武的時之獸沒死透,想發揮最後一擊:自爆,我反射性的舉起手擋住,閉上眼睛,老頭公很自動地架起保護罩,一陣煙霧炸開,配上良好的聲光效果,不知道學長有沒有事,不過那個黑袍怪物應該不用我擔心吧!


等到塵埃落定,我稍微睜開眼睛,只見學長一個人倒在地上,其餘的時之獸都被剛剛的爆炸給弄死了,這樣任務算是結束了吧?


「嗶嗶……」手機適時的響起簡訊聲,告訴我此次任務結束,我們可以閃人了,螢幕上的龐大金額再次讓我的金錢觀麻木。嗚,那現在學長怎麼辦?看了看癱在地上的學長,我頓時產生一種無力感,嗯,幸好我們現在身高差不多,不然我就麻煩了,帶他去醫療班感已吧,希望輔長不要太「疼愛」他就是。


「小美人沒事,今晚就可以回黑館了可是需要人照顧。」沒事可是需要人照顧,這什麼邏輯啊?明顯不合理,但看到輔長笑得一臉噁心,可以預測學長醒來時會是怎樣的場景了,算了,我還是做一回好人把輔長從惡鬼學長手中救出來好了。


出了一天的任務我也累了,但為了看護受傷的學長,我便趴在學長床邊睡了,但睡到半夜時分,迷迷糊糊的時刻,突然感覺到溫暖,剛剛太累了居然忘了幫自己蓋上毛毯,身體也被抱上床,而不再是難過的縮在床邊,舒服的呻吟了一聲。


「吵醒你了嗎?我沒事的,你繼續睡吧!」溫柔的帶點磁性的聲音在身邊耳語,我翻了個身,順帶捲走更多棉被。


黑暗裡暫時清醒的人臉上掛了一抹微笑,他拉開褚冥漾捲起的被,環抱著縮成一團的人,用自己的體溫,溫暖他。


我是在床上醒來的,不過我沒有印象為什麼我會爬上學長的床耶,不過這算夜襲嗎?夜襲學長?聽起來好可怕,把臉埋進手裡,為自己的胡思亂想汗顏一把。


對了,學長呢?他這個傷患才應該好好躺著吧!


其實不難發現學長,從浴室傳出的水聲就知道了,恰巧當我轉過頭時,學長從浴室走出來身上只圍一條浴巾,看的我眼睛都發直了,美人出浴圖啊!


毫不在乎房間另一人的目光,颯彌亞往衣櫃走去,「醒了就去吃早餐,還有你記得我那件白色條紋襯衫在哪嗎?」


我正提起桌上的早餐,聽到此句,頓時把三明治掉在桌上,一臉驚恐的望著學長,我…我怎麼會知道你的襯衫在哪,我不是你老婆又不替你收衣服。


久久沒的到回應,颯彌亞回頭望了一眼,只看到他親愛的學弟一臉驚愕地表情,兩人眼神對上,只見對方愣愣的回問了一句「學長你怎麼了?」。


「你才怎麼了怎麼穿著高中制服呢?」這是什麼情趣嗎?沒想到大兒子的舊衣服穿在他身上剛好。


「今天還要上學啊!不穿制服我穿什麼?」我深深覺得我們的對話進入一個很奇怪的境界。


「上學?你都已經在……」上班了,幹嘛要上學,不對,颯彌亞仔細端詳漾漾的臉,好年輕喔,此時他的大腦快速運轉著,一時間冒出無數個結論,但最合理的是,他穿越了。


眼神掃過房間,熟悉的格局,真的是他在黑館的房間,但東西遠不如自己家的豐富,冰炎第一次感受到他愛人所謂的「好貧瘠的房間」,似乎他的東西真的有點少。


我瞧了一眼說話說一半愣掉的學長,現在氣氛有點微妙,因為學長還是只圍了一件浴巾,頭髮還溼淋淋的往下滴水,大片大片的胸膛展現在我面前,害的我眼神不知道該往哪裡飄。


「學長現在幾點了?」先轉移話題好了,也許學長會想起來他還沒穿衣服吧?


「七點五十離上課還早得很。」我們第一堂都不排課的。


聽到此話的我立刻把三明治往嘴裡塞,不料吃太快被嗆到咳不停,在一旁的學長走過去,拍拍後背幫忙我順氣。


「別吃那麼急啊,又沒人跟你搶。」


「八點要上第一堂課啊!那個老師超機車的。」


那個老師整個很白目啊,講話沒內容就算了,上課照課本唸,又不准睡覺或翹課,沒上課又會被詛咒,最可惡的是他的課是必修的,搞的所有人都恨的牙癢癢的。


「需要我陪你去嗎?」


「咦?學長你也有修那堂課啊,你當然要去。」薩彌亞無所謂的聳聳肩,彈個響指衣服立刻穿好了,頭髮也瞬間乾爽,這個變化讓我看的目瞪口呆。


「學長,這個好方便,我可不可以學?」我的眼睛射出「我想學這個」的光芒,冰炎頓了一下。


「這是你發明的啊!幹嘛學。」當初為了方便幫小孩穿衣服,省得他們光屁股到處跑,他這個不過是大人改良版。


「我發明的?這什麼意思? 」我有厲害到發明咒語嗎?


颯彌亞面部有些微的扭曲,整個思維還停留在三十年後,往回推算,漾漾現在才十七歲,這時間他們還沒在一起,他甚至還沒告白,哪來的孩子讓他發明這咒語啊!


「沒有,我的意思是你現還不能學。」


「為什麼不能學?」


「因為我是黑袍,不是要上課嗎?快走吧。」我腹誹這是什麼鬼答案。但因為時間緊湊,我沒有糾結於這個問題,整裝完我們便去上課了。


+++

序(二)

+++

评论

热度(25)